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0年5月31日星期一

坐月心情(一):哺乳忙!



我现在连吃饭洗澡的时间都是用偷的,其他时间都在哺乳,可以从早晨一直哺乳至黄昏。更不必说小睡片刻了。

我的奶量仍在增加中,但无法满足她。现在真的觉得时间都不是自己的,而且儿子还很粘我,连上学洗澡都还要我帮忙。

照片是女儿出世时第一眼看世界的神情,她的眼睛好象比爸爸妈妈哥哥都大,神情还是很像哥哥。

我很遗憾这次剖腹也是全身麻醉,无法亲眼目睹她刚出世的样子(麻醉药对我的效力不够,剖腹时我仍感觉下刀的痛!随后立刻全身麻醉),现在回想也觉得自己太逊了,这次生产经历真让我觉得,够了!真的够了!不论自然产剖腹产,我都很逊!

身体仍在复原中,很多之前计划的调养都没有做到,哺乳已经够我忙碌了,只是一直提醒自己要保持好心情,不能忧郁。

要去休息了。抱歉无法回应你们的留言,实在没有时间哪!好累!

还好女儿黄疸不严重,我在住家附近找到一个经验老到的儿科医生,都没有到医院去验血,希望乔乔越来越乖巧好顾,让疲惫的妈妈能够好好休息啊。

2010年5月29日星期六

出院了!

简单报告,今天我跟女儿已经出院回家,谢谢大家的问候,此刻我在挤奶,忍不住打开电脑看留言。

我的身体还好,只是剖腹过程,完全不在我的预料中,不是一个愉快的回忆。。。唉,一个字,痛!痛!痛!我实在不是生产的底子。还好女儿很健康,暂时看来样子像哥哥。

我的复原不比上一胎好,现在饱受肚子胀风之苦,满满一肚子的风。

女儿名字叫瑀乔,意思以后再解释。

放心,我会好好休息,陪月已经来了,现在努力哺乳中,很累,希望可以早日全母乳。

照片以后再上,我要去补充能量了!

2010年5月26日星期三

待产心情(十一):倒数12小时

整个晚上忙着收拾整理,明天一早,我就要进院了。

书写的此刻,倒数的时间,距离可以见到宝宝的时间,应该只剩下约12小时了。

今天的产检结果显示,我的子宫颈完全没有成熟软化的情况,胎位仍高,宝宝的头部仍进不到盘骨,这几天也没有宫缩现象。

因为预产期已经到,本来很鼓励我自然产的医生都认为,再等待下去,恐怕成功自然产的几率不高(无法用催生药加速子宫颈扩张,宝宝头部也进不到盘骨)。

讨论的结果,我很快决定剖腹产,就在明天。

尽管心有内疚,但是我真的没有办法了,不敢冒险再等待。我有自然产的决心,但没有自然产的条件,也不敢拿宝宝的安全开玩笑。但希望其他待产/待孕的姐妹们,可以的话,希望你们成功自然产。无法体验自然产,应该是我很大的遗憾了。

今天我亲爱的妈妈已经赶来,明天我可以安心把儿子交给她,进院生产。心定了下来,尽管有些许不安,但此刻还是平静的。(不过我敢肯定,明天被推进冰冷的手术室,我会害怕得颤抖。)
晚上不也断跟儿子报备:妈咪会不在家几天,妈咪明天无法帮你洗澡了,妈咪暂时不能接你放学了。。儿子看来不依,我花了一些时间陪他玩游戏,毕竟是动手术啊,有一定风险,今晚,我格外珍惜点滴流逝的时光,珍惜宝宝在肚子里踢动的胎动时光,爽快的吃了两块蛋糕,畅快的洗澡。。。

倒数12小时,再回来这里,我要写的不再是待产心情,而是产记了。

希望我和我的乔乔(女儿小名)很快回来跟大家报平安。

2010年5月20日星期四

待产心情(十):门不开,我怎么出来?

是的,我还在待产。

我很希望可以马上写产记了,可是,我还是继续安坐家中,捧着一粒圆滚滚的大肚子晃来晃去。

大前天晚上,就寝前宝宝在肚子里如常表演她的爵士舞,把我的肚皮撑得快要破了。慢慢的,肚子变得硬硬的,疼痛开始来临。

那痛楚是每隔几分钟就一次,从下腹蔓延至后腰,肚皮不断发硬。不断看时钟,12时,1时,2时,4时。我几乎都没有入睡,心想这次应该没有错了吧!等待更大的阵痛,天一亮我就可以提着我的行李入院了。

脑海里不断幻想入院后的情况,躺在床上还在模拟演习:阵痛来临时双脚应该怎么放,应该如何呼吸,应该如何Push。。。。还有,儿子要上学吗,老公要陪产吗???

我对这疼痛感到欣喜,期待更大的阵痛。因为等待的煎熬比痛楚更难捱啊。

就这样,我迷迷糊糊的计算着阵痛,渐渐的,那痛楚好像减弱了。看看时钟,5时许。然后,痛楚停止了,我带着睡意迷糊的睡去。

天亮了,睡不到1个小时,我睁开眼这才清醒过来。阵痛没有了,肚皮也没有发硬。好像一切不过是一场梦。怎么了,又是假阵痛吗?

过后老公紧张的问我,还在痛吗?要入院吗?

我没好气地回答,受骗了!又是狼来了的假阵痛,害我折腾一个晚上没觉好睡。

随后两天我都过得提心吊胆,观察宫缩,观察分泌物。但是,没有明显的临产迹象了。一个晚上没有睡觉,这两天我都在家里昏睡,感冒一直不能好,没有心情。

还轻轻的责备肚子里的宝宝,小坏蛋怎么你那么顽皮呢?妈咪的肚子没有空间了,快被你撑破了,你快点出来好吗?

又到了产检时间。我实在不想浪费诊金去看我的医生了,能够快点入院生产是最好不过。然而,看情况我还得见他多两次。

产检前我怀抱希望,经过那么真实的假阵痛,我的子宫颈扩张程度应该有进展,如果开了一指,自然产的希望应该很大吧?

医生这次帮我内诊,测试子宫颈的硬度。然后,他轻轻说了,还没呢,子宫颈不够成熟,还没有软化,估计只软化了一半。

换言之,不但没有开到半指,子宫颈还没有成熟软化。情况就如上一胎一样。上胎到了预产期,来红入院,子宫颈还是很有骨气,坚韧得很。放药催生,过了12小时才慢慢软化。加药催生,阵痛了一个晚上只开一指。

我开始,有点认命了。

医生继续帮我预测宝宝的体重。。。天,宝宝开始朝小胖妹的方向前去了,超音波机器显示,她的体重在两周内飙升至3.5kg!

我惊呼!这两周我很努力的克制食欲,都不敢乱吃,这几天就连饭也不敢吃。宝宝怎么还是长得那么快?

但医生随即安慰我,凭他的经验,宝宝应该没有那么大,预计在3.2Kg左右。

“不过,可以肯定的是,这不是一个小saiz的baby。”

还有大约1周,医生说现在还没有看到临产的迹象。如果到了预产期前两天依旧没有任何进展,他建议直接剖腹产(因为上胎剖腹产,这次不能进行催生)。

我的预产期落在在卫塞节,随后是周末。在公共假期及周末剖腹生产费用会更高,所以,如果决定剖腹的话,可以等到预产期的下一周,或在预产期的前一日。

拖到预产期后,宝宝的体重会飙升到哪个水平啊?就算子宫颈能够扩张,宝宝太大,要尝试自然产还真的有风险及难度。

谈论到这里,我自然产的希望看来越来越渺茫了。产检后,我是失望的。对宝宝也心生愧疚,妈咪太不争气了。

我的子宫颈还是不听话啊!或许在这最后一周,我该把家里的抽屉都打开?(民间偏方:产妇生产前把家里抽屉都打开,子宫颈会开得快。)还是,接下来一周我都不吃不喝,帮宝宝减肥?再不然每天连续几个小时爬楼梯,持续青蛙蹲的动作?(只怕我爬不到几分钟,双膝就发软。)

之前还责怪小坏蛋依恋妈咪的肚子,不想出来。现在我仿佛听到她说:妈咪,不是我不想出来,而是你的门门都不开,我怎么出来啊?

记得儿子当年刚出世时,头型有点怪,头顶部位有点红肿及尖突。医生解释说可能在催生时,宝宝等不及一直往子宫颈前冲,但是我的子宫颈开得很慢,所以头型受到轻微的碰撞。

是啊,都是我的子宫不听话。谁叫我平时不运动?臀部大却没有好生养的条件?所以啊,所有顺产的妈妈们,你们是我最羡慕的对象。

无论如何,产检回来我放松许多。

既来之则安之,如果我无法以最好的生产方式把宝宝带到这个世界上来,就让我多受一点刀伤之苦也无所谓,往后我会加倍的爱她。

倒数一周。不如我就好好倒数这剩下的7天:

我可以睡到自然醒。可以和老公儿子轻松的三人行趴趴走。可以大吹冷气风扇。可以安然睡午觉。可以追看我的小说连戏剧。可以享受肚皮摇晃滚动的趣怪体验。

至于我的子宫颈开不开,我实在没办法了,也不在乎了。

只要宝宝平安出世,一切都不重要了。

2010年5月17日星期一

待产心情(九):生病。烦躁的倒数日子

儿子上星期患感冒,咳嗽不停,竟然传染给我了。

这几天我喉咙不舒服,咳嗽多痰,微痛。昨天赶去机场接外游的爸妈,折腾一天,今天的状况更糟了。

怎么这个时候才来生病,又不敢吃任何药,只能苦撑。

宝宝在肚子里可安逸得很,压根儿都没有想要出来的意思,没有明显的宫缩现象,肚子胎位还很高呢。每天检查手脚,一点水肿状况都没有。这次怀孕真的跟上一胎很不同,上一胎的这个时候,我的身体已经开始肿了,五官也稍微走样了。这次不但肚子较小,圆滚,四肢五官还是保持原貌。我不知道应该高兴还是担心,不是说孕妇水肿了就很快生产吗?

我之前还担心早产,现在倒是担心会过期了。

上一胎儿子在肚子里呆了40周才出来,还要靠催生,一出世就肥肥胖胖的。这一胎也会一样吗?最担心宝宝太大了,我的自然产几率恐怕要降低了。。。。

生病不舒服的身体让我很不自在,倒数等待的日子持续中。这几天出现了几年前的腰痛情况,是旧患还是肚子太笨重了?坐着不舒服,走动也不舒服。也没有办法去逛街了,会喘气。

哎,来到这个最后时刻,我是真的很不耐烦了。预产期接近的网友都陆续生产了,我还在干巴巴等待,很希望快点卸货。

在家也不敢久坐,拼命找事情做,拿重物,来回踱步,还得忍受馋嘴的念头,因为体重仍在上升中,怕宝宝太大了,经常徘徊在吃与不吃的念头中,有时吃太饱了,罪恶感很重,不吃又很快饿。。。

现在,生产方式如何对我而言已经不重要了,我只希望快点见到我的小公主,快点卸下这笨重的大肚子,生病可以吃药,动作可以自由一些。。。

倒数11天。生病令我很不舒服,心情烦躁。除了等待,还是等待。

2010年5月12日星期三

待产心情(八):突发状况:陪月临时无法来

刚刚收到预订的陪月婆来电,说她脚痛无法为我陪月了。

天!我还有两周(可能随时!)就到预产期了,有哪个妈妈可以介绍好的陪月给我吗?

我无法想象没有陪月婆的日子,那我该怎么办?儿子谁照顾?家务怎么办?

怎么在这个时候才发生这种事!

请帮我打听!谢了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上贴子后我急忙找资料,打了10多通电话,很多有经验的陪月婆都被订了或在陪月中。我是很焦急,担心。现在希望宝宝不要这么快出来了,我还得找帮手啊!
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
整个晚上打了20多通电话,我都快抓狂了,被网友推荐的陪月婆几乎都接到我的电话,我一遍一遍说明自己的情况,有经验的陪月都不能接了,还好陆续有陪月介绍她们的朋友,我过滤了几个,这才发现原来陪月行业的规矩还真不少:

打去陪月中心,负责人说明陪月婆一定不陪产妇一起睡,因为产妇身体很臭(没洗澡),房间不能开大冷气,陪月经常起身抱宝宝给产妇喂母乳会很累(难道陪月是来享受的吗?)。。。云云。。。。这些规则是陪月中心订的。我一听就没有好感,敷衍几句就放弃找陪月中心的陪月婆。

介绍来的另一个陪月婆,听我说要负责儿子的三餐立刻愣了一愣,因为她只负责产妇饮食及宝宝,没有包括孩子及丈夫。我听了,心也冷了。难道要我每天下厨煮给孩子老公吗?她自己不必吃吗?

我并非是挑剔的人吧,而且已经是第2胎,有经验了,哺乳及坐月知识我都懂(可能比陪月婆更专业!)。我只需要一个随和好商量的帮手可以帮我渡过这一个月,让我好好养身子,不要为了其他家务事而烦恼。

但要找到好的陪月还真不容易,这要看运气及性格磨合。虽然只是短短一个月,但若没有好好休息,我担心花了钱还要赔上健康。

本来老公建议家婆来帮忙,我第一反应就拒绝。我不想在坐月期得忧郁症,更不想婆媳关系闹僵。上次小姑生产没有帮手,家婆也只逗留1个星期就走,而且她对照顾宝宝,洗澡换尿片等事情都不懂,我还能开口求她帮忙吗?更何况她年纪大了,身体毛病不少,实在不想令她操劳。

而我亲爱的妈妈,身体毛病一堆,比我更弱,我怎么忍心要她陪月?

说到底,这笔钱不能省,再冒险我也得找到陪月。

写到这里,我其实刚刚敲定了一个新的陪月婆,在电话里交谈觉得她还蛮随和,希望我的坐月期可以顺利,我可要趁这个机会好好调理身子。

今晚就被这突而其来的事故打乱了心情,幸好一切总算可以解决。现在就等宝宝给的讯号吧!

拨了好多通电话,此刻我好累,要休息了!

2010年5月10日星期一

待产心情(七):待产的母亲节感悟


孕37周,产检前我忧心忡忡,仍在思虑应该自然产/剖腹产,无法下决定。

产检结果宝宝体重已经达到约2.9kg,头型大小符合标准,羊水很充足,心跳频率强壮,头部已经锁住盘骨,但还没有下到可以生产的位置。

而我的体重比怀孕前起了约9kg,医生吩咐我不要多吃,宝宝不过大利于自然产。

是的,我的医生太好了,到了这刻他还是鼓励我自然产。

“医生,我真的没有信心啊!”

“妳要有Positive Thinking啊!不要一想到很痛就不敢生了。剩下不到20天,为什么不为自己一个机会试试看呢?”

医生也解释了自然产不成转去紧急剖腹的评估,关键在于我的子宫颈是否扩张顺利及宝宝心跳频率。

因为上一胎剖腹产,医生不鼓励这胎催生。如果到了预产期还是没有动静就不敢冒险了,会选择剖腹。

我还问了第二胎继续剖腹产可能面对的风险。

医生说上胎剖腹后子宫有伤口,皮肤组织也会不一样,再次剖腹需要更小心,花更长的时间,产妇也会流失更多血,因为沾黏问题,再次剖腹时需要小心不要伤到肠道或尿袋。天!我当场想起不久前看到的报导,有产妇在剖腹产时被医生不小心割破了尿袋,结果还要花更多时间缝合尿袋。

看来,剖腹产并不是万无一失的,母体可能承受更大的伤害。

我无法想象那些可以连续多次剖腹产子的妈妈。我一个朋友5年剖腹4次,生了5胎(其中一胎是孪生)。不管是自然产或剖腹产,妈妈都是伟大的!

所以,结论是,让宝宝自己决定她要以什么方式出世了!

产检回来,爸妈从家乡上来。母亲节前夕,他们乘搭夜机与其它亲戚一起结伴到中国旅行看世博。上机前的大聚会,我买了2个蛋糕为在场所有妈妈庆祝母亲节。

这次妈妈也买了一些麻油姜酒药材,更为我求了一道註生娘娘的符要我带在身上,可以保佑生产顺利。因为行程匆忙,母女俩并没有时间多交谈。爸妈已经有将近20年没有一起出国旅游,希望这次可以玩得愉快。但我还蛮担心妈妈的骨刺问题是否会打扰她的游兴。

今年的母亲节,看来会很平淡的过了。

当晚我觉得疲倦,子宫不断收缩发硬。闭上眼睛要睡去,肚子及后腰逐渐酸痛起来,就是类似月经来潮的疼痛。翻来覆去,还是无法入睡,子宫硬得很,而宝宝不停在动。起身散步,疼痛依旧。

其实那痛感只是一般,我猜想只是假阵痛,但持续两个小时了,心里不免忐忑。

于是起身到厕所看看有没有分泌物,再去查看我的待产行李,看看入院的物品是否携带齐全了。折腾一番,再次入睡,疼痛依旧,怎么也无法安心了。

一幕幕幻想画面的脑海里出现,宝宝要出来了吗?如果深夜入院,那熟睡的儿子要独自留在家里吗?

又想起真正的阵痛,如果是比此刻多10倍的疼痛,我能支持得住吗?我的信心要如何建立啊?如果临产时老公不在身旁(在家陪儿子),我能独自撑下去吗?

一再翻来覆去,老公被我影响了。他也不敢熟睡,深怕我忽然破水或大阵痛,就要起身准备入院了。

时间分秒过去,这个母亲节的凌晨时分,忍受假阵痛的我,分外感触。听妈妈说,她也不是好生养的体质,每一胎的自然产经历都经过几天几夜的疼痛,好不容易才生下我们兄妹3人。

在痛的当儿,我不明白为何生产是如此痛苦?每个生命都要妈妈付出生命危险及十级的疼痛才能来到这个世界上,但这又是幸福的痛,有期待的痛。生日也是母难日,我深深体会。

在忐忑不安的情绪中,我其实还蛮期待能够早日生产,因为待产的日子不容易熬,除了动作迟缓,腰骨酸痛,宫缩频密,小腿偶尔抽筋,我实在不希望自己继续胡思乱想,等待及倒数的时间只令我感觉出奇的缓慢。

胡思中慢慢入睡,疼痛感好像慢慢减轻了。这次假阵痛持续了约3个小时,第2天母亲节我精神萎靡,只能躺在家中休息,根本没有什么心思出外庆祝。

看来宝宝还要我继续“享受”一小段自由时光才肯出来吧?

倒数18天,我只能继续等待。在等待的当儿,提醒自己要微笑享受此刻安宁静谧的时光。

总得带着幸福的感悟,去期待那十级的疼痛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