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4年8月29日星期五

乔治市庆典:南宁壮族的温柔。一座城市的崛起。


离开视觉艺术展,看看还有时间,去市政厅看看还有什么好玩的。

南宁非物质文化遗产展览,是中国“文化走亲东盟行”的交流活动之一。我是当天临出门前才在FB上看到节目通知,感恩我们有缘碰上了。

这个小型展随同广西粤剧的表演团而来展出,我们没去看粤剧(早已经满座,反应超好的!),却有幸能参观南宁壮族的一些文化作品,期间也听到粤剧演员在楼上表演厅彩排的歌声,非常难得。


南宁。对这个中国城市一无所知。不过,今天的邂逅,让我有了灵感。

南宁在呼唤我了。明年,去南宁旅行是个不错的主意!


来到现场,工作人员非常的热情,马上送了几个壮族传统编制手作品给孩子们,逗乐了他们。


以大米小米染色后拼成的美丽作品,我好喜欢。


壮族的传统节俗玩偶,渡河公。


渡河公是广西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名录的节俗之一。


相传是天灾后,渡河公下凡,以南瓜为浮体求活了一对男女,成为人类始祖。

玩偶内以香艾草填入,芳香扑鼻,有驱邪,保安康的功效,是大人送给儿童的吉祥物。


广西著名的民间工艺师,秀花姐示范渡河公的制作方式。

秀花姐给人感觉沉稳,娴静,说话温柔轻缓,浑身上下散发的是壮族女性的温柔女性能量。

她说话声量极低,好几次我都必须趋前细听,才听见她的回答。

看着她的眼神,我可以感觉到她内在的平静,自己也跟着会放低声量,静静的看着她的动作。

她是我近年来见过的,最温柔的一位女性。我惊觉,原来温柔,也可以是一股巨大的力量。


做女工细活的女性,必然都有这种特征。细心,耐心,笃定,温柔的对待手中的作品,让收礼人也感受到那份心意。


静静在干活的秀花姐。她的名字,我是后来在手册中找到的,原来她是广西最具影响力的民间工艺师之一。不知为何,与她短短的交集,让我很感动。


壮族刺绣服饰。

壮族刺绣作品。带着孩子一幅幅去欣赏刺绣之美。


我喜欢这幅!


离开南宁展览厅,本来想去看隔壁的泰国文化展览,但因为过了参观时间,遗憾着想要离开了。

没想到,还有一个展览厅还没关呢!走进去瞧瞧吧。

又是一个惊喜。

是一个有关城市建筑与设计的展览,孩子们眼睛亮起来了!


 因为,有Lego可以玩啊!

展览是由参观者以Lego的小组件,去设计,策划及拼成自己喜欢的城市建筑物,公园等,从中了解如何设计,规划,建造一座理想的城市。



Who are you?建造者?破坏者?园丁?策划者?

小伙子迫不及待要当城市建造者了!小小的组件,可以拼成很多不同的设计,太好玩了!



我向工作人员了解后,被告知这类Lego组件一般没有零售,通常是供工程师用作设计用途,需要特别订购。

现场所见,每个作品都很有心思,看得我心痒痒也想大展拳脚。


公主小妹也来玩了。

另一个设计独特的作品。

展览关门时间已经到。建筑物还没起来啊,我们来得太晚了!

孩子们说玩不够,希望下周再来建造城市。此展览每日开放,一直到本月31日为止。说真的,我也想再来玩呢!


走出美丽的市政厅,时间还早呢,到草地上吹海风看看风景吧!

风清气爽,眼前建筑物有着浓浓的怀旧之美,让我当下非常感恩与愉悦。

乔治市确实是个美丽的宝藏,处处都有惊喜等待旅人去发掘,非常感恩能住在这个岛屿上。


我很喜欢当个周末旅人,拉着孩子的手,去读懂每个民生角落的人情,去挖掘每条老街巷口的历史故事,也把握这个昔日贸易港口的文化交流优势,与更多陌生人交换微笑,交换心得,交换美好。

在生活中旅行,往往因为带着新奇的眼光,珍惜感激的心,而带来无限惊喜。

我也坚信,要在一座城市里扎根生活,必须走出去,与城市的人事物碰触,连接。

“总在每次的相遇后,因为一个陌生人的微笑,一家老店屹立不倒的美丽剪影,一条老街百转千回的旅人脚步声,让我重新获得动力,继续好好的生活。”






2014年8月27日星期三

槟城手记艺术展:老房子与心灵的对话





从外头看过去,就是一所荒废的仓库公司。


看了资料,还是不明白这个艺术展的实际内容,只知道房子里面很空荡,有些灯光影效。
而创造者是新加坡艺术工作者,Alan Oei。

工作人员表明,每次最多只允许两人进入,必须登记拿牌子等候。因为影像音响效果的关系,不适合小孩进入参观。

貌似神秘的。但这个老房子却有莫名的吸引力,呼唤着我。

很自然的,就留下等候了。


在外面兜了圈消磨时间,让先生看顾孩子,我先去前厅等候。

墙上有一副油画。画风诡异。

工作人员大略解释这个视觉艺术装置作品的内容。

这是一个仍在呼吸的,有生命的,乔治市老房子的故事。通过灯光,音响,视觉效果,观众可以从不同角度去欣赏乔治市老房子建筑之美。打破一切框框,去聆听房子的心跳声。


参观者的名字被叫到了,才能走进去第一个装置空间。从外面看,没有什么特别之处。

留意左方的黑色的门,那是一个完全封闭的小隧道。真正的展览内容,让参观者必须从全黑的隧道中,进入另一个暗房,去感受黑暗中,光与影的晃影。


等了好一会,还没轮到我。

忽然,我感觉紧张了。有种特别的感觉。

仿佛知道走进去后,我会去面对自己平日一直逃避的,不敢面对的,藏在内心的恐惧。


终于被叫进去了。引入眼帘的,又是一副幽魂油画。

很自然的,我盯着它,看了很久。

我想起已逝的哥哥。他仍牵着我的手,照顾着我。

确实有点诡异的。但表演主旨不是为了达到灵异效果,也不恐怖,只是勾起个别参观者的不同感受。我有这样的感受,因为它对应了我的内心。



然后,灯光忽明忽暗。倒反的纸船,梯子,木框架,随着灯光的转变展现出不同的影子。有股宁静的美。

后来我才知道,这些道具是别有用意的。

留意后方的那扇窗,它会把这个空间的灯光都投射到后方的另一个小房间,也是走入黑暗隧道后的,最令我震慑的空间。


我静静望着这些光影。

这时,工作人员说,妳可以走过来隧道这里了,准备好了吗?那会是一个全黑的空间哦!但不要怕,没有任何吓人的东西。

于是,我忐忑的走入去了。

工作人员带着我,走入隧道。

布帘盖上后,眼前,忽然全黑。耳边是令人不太舒服的音响。

黑。好黑。好黑。

我的心狂跳。

人类进入全黑的地方,反应大概都一样的。因为,你完全无法掌握方向,不知道前面有什么在等着,感觉不安全。害怕自己承受不了。

太黑了。有那么一刻,我好后悔走进这个空间,让自己去面对那么深沉的恐惧!

这时,工作人员温柔的说,不要怕,妳再慢慢的往前走几步。

走了三步,感觉到了另一个房间,还是很黑。

工作人员指引我去看地上。是非常微弱的小光,类似一颗颗小星星的投影。弱光,就是外面的灯光变换时透进来的余光,请慢慢欣赏。

然后,她就离开了。

剩我一个人,在黑暗里,与极为微弱的,地上的小星星。

若你问我,那个时刻,我害怕吗?

怕。真的怕。剩我一个人在黑暗里了。世界变得很不安全。我呼吸急促,心跳激烈。

因为太黑暗了。黑暗让我想起死亡。外面的油画,还有耳边的音响效果,也勾起我对死亡,分离的恐惧。

因为太黑,我只能努力的,往地面的小星星望去,在那些极为微弱的光芒里,找到一丝薄弱的支持。

然后,星星不见了。随着外面灯光的转换,不同的光影透进来。我看到了外面的梯子,透进来的光影是迥然不同的,好美。然后,好像是纸船的投影,变了不同的影子,晃动着。

我专注欣赏微弱的光影图像,忽然,觉得内心很平静。

这时我才惊觉,原来,进入黑暗,进入恐惧中,最后会得到很深很深的平静。先前的害怕,不安全感,都不见了。

这时,一盏灯亮起,表演结束了。

眼前,原来只是两片白布,什么也没有。

那一刻,我醒过来了。走出老房子,走入外面五光十色的世界,一切没有什么不同。

但是,这短短10分钟不到的停留,足以让我再一次与内在对话。

感谢老房子,艺术与心灵的聚合,激发出那么大的冲击力,在我心里烙下很深的印记。

“妳以为很恐惧的,会伤害妳的,妳害怕去碰触的,妳所畏惧的,原来,都只是自己的想象。我们往往被自己的想象给吓着了,以为世界是不安全的,生命是不堪一击的。”

“从恐惧到平静,生命是一种永恒的存在。”回去后,我心里出现了这些话。

老房子的力量,是生命的力量。

(后记:此视觉艺术装置作品是乔治市庆典的节目之一,在本周末仍有最后展出,有兴趣的朋友可把握机会去体验,个人很推荐。)




2014年8月25日星期一

乔治市。我的周末怀旧艺术之旅。




我喜欢这样的星期天。忙碌了一个星期,这天可以睡到自然醒。

醒来,开始等灵感。

今天,要去哪个从来没踏足过的餐厅?让味蕾去碰触从未发现过的食物文化?

去哪看从来没看过的风景?与哪些陌生人微笑交集?如何进一步聆听这个城市的心跳声?

在生活中旅行。在身居的城市寻找新的惊喜,是我移居槟城后第一件学习到的事情。



出门前,我跟孩子们说,今天的出游主题是文化,怀旧与艺术。孩子追问们,我们到底要去哪里,有什么可以看?

我答不出呢。虽然心里大约有个谱,但是,实际是没有行程的,我都随心。

连午餐要去哪吃都还不懂。今天唯一确定的行程,是去吉宁万山的二手书摊,让孩子们体验去二手书摊挖宝的乐趣。


因为车泊得远,走啊走的,天色阴暗,快下雨了。当下决定,不如先去吃个午餐吧。


拐过几个街头,看到大东酒楼。远远的,那片七彩缤纷的灯笼海洋映入眼帘。我当下兴奋的跟孩子说,灵感来给我们惊喜了!


踏入店面,望着一片五彩缤纷的灯笼海洋,我与孩子们都笑了。

我的童心满溢,回到童年时。一个个灯笼去细看,沉浸在美丽的中秋回忆里。



这个看来不错!
找到心头爱了!


这天吃了什么,不是重点。

我在吃回忆。

金鱼灯笼,小时候最熟悉的灯笼造型之一。


走马灯。

我在中学时期,几乎每年都会亲手做走马灯参加灯笼比赛,而且都获奖。

美丽的回忆里,手工艺精湛的婆婆是我的好帮手。她帮我扎稳竹子,让灯笼根基稳,不会倾斜,也帮忙我做假花。

当年的文艺少女,还不忘为灯笼提诗,用毛笔细心的题上寓意中秋团圆的古诗。

我可以自豪的说,自己当年亲手做的走马灯,比现场卖的,还要精致美丽。

回忆,总是最美的。


我仿佛掉入时光隧道,感觉身上的艺术细胞开始从睡梦中醒来。

也许,凭着模糊的记忆,今天,我也能亲手做一个传统灯笼,让孩子成为我的助手。

这么美的回忆,是应该延续下去的。(灵感,来找我吧!)


挥别我的中秋遐想,我们去下一个目的地,二手书摊。

沿途,孩子们开心的提着灯笼走。我好喜欢这样的画面。

中秋,灯笼,是属于童年的。



走到一半。继续发现惊喜。

今天是农历七月的最后一天,有酬神演出呢。趋前一看,是潮州木偶剧!

孩子们没有看过,非常惊喜。

只是,虽然妈妈是潮州人,还是听不懂木偶到底在唱什么?


雨越下越大啦,只好匆匆离开。

(潮州木偶剧,潮艺馆本周有特别演出,我打算带孩子去看。)


冒着雨,抵达吉宁万山。

这里环境其实很残旧,走上去,嗅到不明的异味。

但是,从未去过旧书摊的孩子不把环境当一回事,迫不及待要去挖宝了!


天阴气爽,我们在里头找书也不费力。

话说,我们一家在周末都有逛书局的习惯。但是,槟城可以逛的书局,两根指头可以数得清吧!我才想起大学时期曾经到过这个二手书摊。

来到现场,儿子马上消失在书影里。我知道他喜欢这里。


挖到宝了!

他自己选了10多本小书,还包括年龄至少有30年的少年读物,书皮都泛黄破旧了,他不在乎书残旧,倒是我吩咐他看完书一定要洗手,因为,这些旧书,想必已经历经沧桑了。


60年代的文艺小说。中学时期,我在老家阁楼找到一大堆旧书,也包括严沁的文艺小说,偷偷看过几本呢。


旧唱片。我很为这些旧唱片可惜,这真是古董级的收藏了,在这里却随便的乱置,等待知音人把它们带回来。

我不是唱片迷,买不下手。但很渴望能够听到那些旧旋律。



这天我穿着裙子,不顾仪态的蹲在书堆中寻宝。

真正爱书的人,看见书确实会心神荡漾,什么也管不了,只希望有缘能够遇上一本好书。


在二手摊找书,其实有点狼狈,也不太舒服。这里没有环境,没有设计,没有冷气,书本摆设凌乱。

但是,就有一种魔力。

你随手一抓,或抬头一看,属于你的那本书,就会让你摸到,看到。仿佛你内心呼唤它已经很久了,而它终于出现了。

然后,你欣喜的把它带回家。

逛书局,找书买书,确实很好玩。是缘分的游戏。


挥别二手书摊,我们赶往下一个地方。下了楼,各种颜色的腌渍水果,吸引了小妞儿的目光。

接下来要去哪呢?今天的艺术主题,还没有真正发掘呢。


我们去了乔治市庆典的某些艺术展览。

话说这个为期一个月的艺术庆典已经进行了三周,但不知何故的,前几个周末我都错过了许多精彩演出与展览(灵感没有来找我啊)。

与艺术相遇,也需要缘分。只好把握当下了。

我们来到新加坡艺术创造者的小型展览。


充满怀旧气息的手艺作品,我大爱。但是,价钱不那么讨好,只是看看。


怀旧气息的环保袋。

拜拜用的糖果饼干,做成了戒指与链坠。好小巧可爱。


墙面的设计。


接下来,是今天的重头戏。

让我身心都感到震摄的艺术表演。把我内心的恐惧,生命的阴影,渴望冒险的意欲都引发出来了。

我称之为表演,其实,里面没有任何实际的演员。

这所古迹老店是主角,一所仍在呼吸,让人有感应的老房子。而进入观赏的观众,都是演员。



因为内容篇幅太长,卖个关子,下回再继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