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0年1月27日星期三

星期三的廉价娱乐。美国偶像


我一直是一个电视迷。虽然知道看太多电视不好,但每天都会花一点时间在小箱子里,寻找有意思/没意思的娱乐。

或许因为以前是个电视人,职业病的关系,看电视曾经是我工作的一部分,看的角度也会从制作及观众导向开始。

离开电视圈后,发现自己看电视的角度更尖锐了,但享受娱乐的心情一样没有变。

如果说一个人的品位可以从他看的电视节目中表现出来,那我的品位档次应该不高吧?除了新闻资讯,电影及纪录片,我喜欢看选秀节目,喜欢看到有才华的人终于得到人生中最重要的舞台,终于发光发热的霎那风光。尽管明白任何电视节目不过是算计好的游戏,看的人不必太认真,观看的时候,我还是享受其中的。

美国偶像我看了有8年吧?几乎每年都没有错过。当时公司的电视机终日播放,这个节目播放时曾经吸引许多同事放下手中工作,一起站在电视屏幕前投入其中,那种同声赞叹,大笑,欢乐的气氛,很令我怀念。

试音环节最令我发笑,毒舌评审的评语最让我期待。虽然知道那肯定是预先设计的,但效果/笑果依然。碰到天才型的参赛者,一开口已知道是可造之材,天籁之音哪,真叫人震撼。最激动的是参赛者终于过关,全家人欣喜若狂的拥抱狂哭,仿佛人生从此得以改变,成功之路已经迈开。奇怪的是到了决赛,这些人都不见踪影。刹那的快乐,果然不代表永恒。

每年都有无数天真又幼稚的参赛者,被批评时可以当场大哭,破口大骂,自己的人生就此毁灭一样。不能唱的一再坚持自己是举世无双的歌唱天才,我很怀疑是不是制作单位安排来的临时演员。否则,怎么有那么多发白日梦的美国人可以那么无知,明知道自己声音不行却不愿去相信。

今年的节目开跑后,有时儿子也陪我看,并且觉得娱乐性十足。“妈妈,这个哥哥唱得很难听啊!好像猫猫在哭。好好笑哦!”

果然,评审第一句就在问,这是一只猫在叫嚷吗?

连4岁小孩都能当评审了,参赛者的无知,或许就是这个节目成功的原因之一。

虽然我没有很喜欢这个美国选秀节目,不得不承认,它做了那么多届仍然保持收视率相当不简单。相比中港台的选秀节目,来到今年已经逐渐失势了。

大马的选秀节目更不必说,从去年到今年还是落得一个冷清的下场。没办法,没有赞助商,没有大量广告,没有收视保证,制作费庞大而耗时的选秀节目应该怎么做下去?

就连美国偶像也面对评审退出的局面,不知道今年的水平是否就此倒退。上两周看到维多利亚挂着贵妇光环当特别评审,但全程发言的时间屈指可数,可看性大减。

来到星期三了,儿子昨天已经问我。妈妈,American Idol只在星期三播放吗?我要看,好好笑哦!

这娱乐果然很廉价,但没有营养。容我和儿子小小放肆一下吧!至少每个星期三有了小小期待,让心情得到放松。看平凡人一耀登上万人瞩目的舞台,还是挺过瘾的。英国苏珊大婶从丑妇变名人的故事,谁不爱看呢?

我啊,我只是一个很平凡的电视迷主妇,无关品位。




2010年1月19日星期二

爱恋蓝白。我的蓝白小帅哥


我对蓝白有很深的情意结,觉得穿上蓝白的男人特别帅,特别有气质。而这样的气质无关样貌,但最好有双细小眼睛,看人的眼神深邃而温柔,略带忧郁气息。那就是我最倾心的男人类型。

21岁那年遇见生命中最重要的那个男人,我是先看到他的纯白棉衣,深蓝粗布裤,才看到他的人。

不要笑我,我是真的,先爱上那一身的蓝白,才爱上那个人。

多年后当我终于嫁给那个只是偶然穿蓝白的男人,总会说:就是你那身蓝白骗走了我!

多年后我也终于有了一个儿子。这个小男人眼睛细小,但不忧郁。为此我并没有细心把他打造成忧郁小生,添的衣服也没有专挑蓝白。事实上要找到单纯的蓝白儿童服饰还真不容易,坊间的儿童服饰都喜欢添加卡通造型。而我最不愿意把钱花在孩子的服饰上,认为那是最浪费的投资。

于是我经常到一些名牌回收店(例如Rej**t Shop,Fact**ry Outlet等)去寻找有瑕疵的欧洲名牌服饰,这些品牌比较有品味,质地也有一定保证。

就怎样,我找到了纯纯的儿童白棉衣,而且价格廉宜得叫人不相信,我打从心里笑出来。心想,我的蓝白小帅哥终于可以登场了。

来吧,这天要去逛街,帅哥你可以演演戏,扮演一个蓝白忧郁小生,让无聊的妈咪过过瘾吗?我太久没有见到心仪的男人了!




忧郁还真不容易扮演,我叫小子眼看远处,假装很烦恼,这小子就是不依。于是就出现令我笑场的画面。穿上白衣,还看到他的小肚子呢!

我的蓝白帅哥,还是记忆中最美。

不过,这身蓝白还真有捧场客。这天出外,小子的打扮吸引了身旁小姐安娣的目光,不断回头望他,让我就有点飘飘然的感觉了。我的儿子并不英俊,至少还有一点吸引力。

于是开始想象,多年后,这个妈咪或许可以和成年的他分享追女必杀技,一身蓝白,准没错!

(题外话:这天老帅哥也不甘示弱,穿上蓝白与儿子媲美,上演蓝白父子装。不过,吸引力还是比不上这个细眼小子。)



2010年1月11日星期一

因为相信,所以期待



我承认我是喜悦的,那种喜悦是微熏的快乐,带着许多惊讶,一点陌生,还有无尽的感恩。

怀孕第3个月我发了一个梦,梦到我以自然产的方式轻松生下了第二个宝宝。小小的他脸蛋和大儿子很相似,随后就看到他的小鸡鸡。啊,是弟弟啊!

第2天醒来我激动的告诉孩子他爸,是弟弟啦!我梦见宝宝出世了,小鸡鸡很壮观呢!儿子在旁听了大喊,是弟弟吗?是弟弟呀?可是,我会跟弟弟打架!

从我准备怀第2胎开始就一直问儿子,你想要弟弟还是妹妹?他的答案反复,有时觉得弟弟很不错,可以跟他一起玩乐。但他也很喜欢妹妹,因为妹妹很可爱啊。

等孕不得的日子我已经不再思考这个问题了,能够怀孕已经是上天恩赐,性别一点也不重要。

终于怀孕后,我又问起儿子。是弟弟还是妹妹呢?儿子坚定的说了,是妹妹!我要妹妹!

不过梦境却告诉我,应该是弟弟。尽管我内心深处希望是个女娃,也在脑海里观想一个画面。宝宝长得很像小时候的我,但眼神更灵巧,性情乖巧,脸上漾起一个甜笑,向着我走来。这个女儿安乐易养,是来报恩的。

上周,我又做了一个梦。再次梦到宝宝出世了,样子有别于儿子,但是一样有个小鸡鸡。同样的梦重复两次,这次应该没错了吧! 不过,不是有人说,如果希望梦境不成真,把它说出来就行了。于是翌日我又把梦境说出来。孩子他爸笑了,是弟弟,准没错!儿子也接受了,哦,是弟弟。我就带着矛盾的心情下定论,但求宝宝健康出世,男女我都喜欢。

产检前我已经有足够的心里准备,如果看到性别,医生会对我说,是个baby Boy。然后我会在超声波荧幕上看到模糊的小鸡鸡影像。

照超声波时宝宝在踢腿,但是我的肚皮没有什么感觉。这个宝宝的动作比起哥哥明显更斯文及轻缓。忽然医生向我说:“你看到了吗!”

看到什么?我还没有回过神来,就听到医生轻轻说:Is a baby girl.

“啊!”愕然的我一时反应不过来。医生指着荧幕说,你看,这两腿之间是空的。如果是男的,会看到男性生殖器。

我努力看清楚,真的,那个部位是空的。女儿?是女儿?

“可是,我梦到是男的啊!”医生听了只觉得好笑。

霎时我的内心被触动了,有莫名的感动。女儿,一个与我有着相同生肖的女儿,我们之间存有怎样的缘分才能成为母女啊。我只觉得奇特,因为我似乎没有认真想过,拥有女儿是怎样的一种感觉。

就想到了一个好字。有儿有女,啊上天真的太厚待我了,我有说不出的感恩与庆幸。

产检后去逛街,看到色彩粉嫩的女婴服饰,还是不敢相信肚子里的宝宝是个女儿。她会长得像我吗?脾气像我吗?会比儿子贴心乖巧吗?会是个安乐易养的孩子吗?应该叫什么名字?我要如何教导她?

于是,很多随之而来的问题盘旋在脑海里,心里头是小小的喜悦一直在酝酿着。心想事成,原来是这么一回事。

闭上眼睛,再次看到的是一个甜甜的笑容。

宝宝,妈妈早该相信,妳就是囡囡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