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0年3月29日星期一

待产心情(三):遐想。郁金香


K前天从荷兰出差回来,给我带来鲜艳美丽的郁金香。

3年前收到一束超大型,超昂贵的花束后,我很认真的跟他说,以后你不必送我花了,太破费了,我已经过了收花的年龄。当时我对收花已经没有任何感觉,我知道这么说很伤他的心,但是,从谈恋爱走到婚姻生活,我渴望得到的,不再只是一束花。

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一个幸福的女人,遇到一个只会送花的男人。

从谈长距离恋爱开始,每年都收到他的花。热恋期间是每个月一束,吩咐花店依时送到大学宿舍来,经常引得室友哗哗声叫喊。因为他深知自己无法陪在我身旁,只好以花伴佳人。

后来结婚了,当爸妈了。每逢情人节及生日,就算我暗示明示,我希望得到怎样的礼物,依然是一束快递的花,解决了送礼物的烦恼。渐渐的,收花的我觉得委屈,为何男人不懂女人的心呢?

那次很认真地跟他说,不要再送我花了,我不需要。从此,这个只懂得送花制造浪漫的男人,真的不再送了。更失望的是,没有花,我也得不到其他礼物。

从此我们成了一对不再相互送礼物制造惊喜的夫妻。怎么说呢,这可不是我要的结局啊!

郁金香是我阔别很久才收到的花,虽然没有惊喜,但我很喜欢。

花苞全开了,灿烂得令我不禁回想10年前热恋期间,曾经与他把臂同游欧洲城市的美丽片段。出游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,而今我只能在回忆的窗口里遥想。

昨天又恢复寂寞的日子,K回来短短1天又得启程赶往下一个出差地点。一室花香也无法掩盖我的落寞。

老公不在家的日子还是难捱的,我又得扛起所有事情了,每天的谈话对象只有一个小毛头。

这样一个安静无聊的星期一早晨,有点不清醒的我迷糊的写下这篇。尽管不情愿,还是得开始忙家事以及截稿在望的翻译工作。但我真的没有动力啊。

如果啊,如果此刻我身穿薄外套,走在欧洲微凉清爽的街道上,仰起头凝望每家每户开得灿烂的粉嫩小花,空气中弥漫着街口咖啡店飘来的浓郁咖啡香,身旁有个只要望一眼就觉心神震荡的男友。

两人拉着手,悠闲的缓慢散步,转到一个幽静的小径,忽地,他低下头,轻轻吻了我。。。。。

洗衣机停了,一蓝子衣服等着我去晾晒。寂寞孕妇的白日梦也该停了。

遐想是美丽的,郁金花让一个寂寞孕妇尝到了久别的恋爱滋味,尽管只在片刻想象中。

或许,我该跟男人说,我好像又回到了需要收花的年龄,你什么时候再送我花啊?

2010年3月23日星期二

待产心情(二):灵魂出窍的剖腹产经历



距离第二胎预产期的日子越来越近,我的脑海不断回想起4年前第一次生产前后的事情。

生产之前,我从来没有进过手术室,也不知道开刀的过程如何。但第一次在手术台上接受剖腹产,却是一个极为奇异又难忘的经历。

记得我妈20多年前车祸入院动手术,事后她告诉我,在手术进行当中,麻醉药未退的时候,她曾经看到很多很奇怪及可怖的景象,有点像走入鬼门关一样。

据她说,她在一片烟雾迷漫下缓缓走入一条隧道,四周很冷,前面有光,感觉诡异,像是有股力量指引她往前走。她很害怕,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,应该往哪走,直觉自己要快点逃脱,但是却怎么也逃不了。直到她终于清醒过来,才庆幸自己逃脱了。

年幼的我听了,虽然觉得新奇,却没有太大感受。我没有想过,当我第一次进行手术,我也经历了和妈妈类似的灵魂出窍经历。

之前说过,我第一胎因为产程迟滞而进行紧急剖腹产。其实从一开始我都没有打算剖腹产,并认为自然产是每个妈妈的天职,对于剖腹产的资料,我一点准备也没有。

当时因为来红入院催生,我还很有信心我一定可以挨过阵痛,无论如何都要靠自己的力量把宝宝生下来。因为当时已经超过预产期,医生看我子宫颈迟迟不开,一开始已经问我要不要直接开刀,我毫不犹豫地拒绝,当时脑海里真的没有想过,我要进手术室。

接下来是持续的放药催生,阵痛。漫长的等待令我很焦虑,更惧怕每小时一次的内诊,因为痛不在话下,每次护士小姐的脸上都写着:怎么你开得这么慢。。。!

催生超过24小时后,疲惫的我实在无法忍受,要求打无痛分娩。事实上,当时我的精神及肉体都无法承受压力了,也不管打针的后遗症如何,反正当时我只求自己好过一点,因为我还得省下力气自然产啊!

一针打下去,我的下肢渐渐麻痹了。痛楚不再,我可以和老公谈笑风生了。

但过了大半天,子宫颈还是开得很慢。宝宝心跳下跌,而我已经开始发烧,医生觉得不对劲,认为不能再拖了,要马上进行剖腹产,因为宝宝可能已经在里头大便了。

就这样,我连思虑的时间都没有,马上就要准备进手术室。当时的心情很惊恐,因为一点心理准备也没有。不到半小时,我已经送往冷冰冰的手术室,很无助的接受接下来的开刀程序。

因为之前已经打了无痛分娩,麻醉师在手术前才帮我加药。可能药力一时仍未见效,医生往我肚子动刀时,我竟然感觉到疼痛!

我当场喊,很痛!

麻醉师马上决定让我全身麻醉,感觉鼻子盖上一个内罩,吸入了一些气体后,很快的,我就不省人事了。

从那刻开始,我的意识模糊,进入了一个很奇怪的境界。

我依然感觉到自己的存在,被导入一个漩涡中,感觉自己不断跟着漩涡快速的在运转,很难受,很恐惧,很想逃脱这个不舒服的处境,却怎么也无法脱离。

在旋转的过程当中,依稀中,我竟然看到自己以前的经历,都是些模糊的片段。有童年时期的,也有成年后的片段,我好像在看着自己的前半生。一瞬间,我又好像成了一粒微尘,然后耳边传来一阵儿歌音乐声,是那首哄宝宝入睡的安眠曲。

接着,是一阵宝宝哭啼声。漩涡运转的速度慢了下来,我感觉轻松,终于可以停下来了,我安下心来。

但当时的我根本忘了自己在何处,在进行什么事情,直到耳边传来麻醉师对我说:好了,完成了!

什么?完成什么?我迷糊的,努力挣扎着要张开眼睛。很困难,但感觉意识慢慢回来,还能听到 护士小姐聊天的声音。

“宝宝出来了。”

宝宝?什么宝宝?

我这才慢慢想起,对,我正在手术室,剖腹把宝宝生下来啊!

极度的昏眩令我很无力,直到我被推出手术室,我都没有看到宝宝一眼。老公见到我时说宝宝很好,出世后就睁开眼睛看爸爸,虚弱的我无力回答,只是很心急,我要找我的宝宝!


直到我亲眼看到儿子,是1个小时后的事情。因为儿子真的在里头大便了,医生需要马上为他进行检查,看看有没有受到感染。

直到麻醉药退去,我才真正清醒过来。望着宝宝,我感觉熟悉而亲切。虽然我完全不知道他出世的过程,但我仿佛亲身体验了他必须离开娘胎,降临人世的那刻挣扎。

我相信人的生死过程,都会有一刻挣扎。那灵魂出窍的经历,直到现在,我还很难忘记。

从来没有想过我第一次的生产经历是如此迷糊,难忘。遗憾的是我不能第一眼看到宝宝,但庆幸的是,我还是平安的把儿子带到这个世界上来。

想到这里,我不知道第2胎的生产经历会如何。如果无法避免再度剖腹产,我绝对不要全身麻醉!不是担心自己在麻醉中回不来,而是我要第一时间看到宝宝。

不过,最终,能够平安顺产才是最重要。

题外话:记得生产后,我还问了护士,手术室内有播放儿歌音乐吗?答案当然是没有。如果没有,为何我会听到儿歌声,像是欢迎儿子降临人世?


2010年3月6日星期六

宁静的美好。孕七个月小记



窗外阳光白花花,放肆得很。客厅里发烧刚退的小子沉沉睡去。疲惫的老爷也打鼾午睡去。只有肚子的宝宝陪我,偶尔翻滚踢动。

把音乐声调得极低,继续在电脑前轻松的赶做我的翻译工作。今天的翻译收费刚好可以支付早上产险的费用,赚小钱的感觉真好。

真是一个宁静的下午。时间悠悠慢慢的,情绪平和得不见任何波浪,这样的感觉称得上是写意了。

今天早上产险,满28周了,进入怀孕后期。医生说很快了,宝宝很快就可以出来了,还提到了生产方式。如果选择剖腹产,5月中就可以安排日期了。要不等待产兆,尝试自然产。

第一胎我产程迟滞,催生两天子宫颈仍迟迟不开,最终还是被剖了一刀,尝到了双重痛苦及双重收费。

以前以为自己体型圆润,应该是好生养的料子,不料却在怀孕及生产路上波折重重。

但我的剖腹产经历还好,产后没有太大不适,也不觉疼痛,很快下床走动,复原得蛮快。只是过后的肚子赘肉比较难消,偶尔觉得伤口有微痒及拉扯的感觉。

但那毕竟是4年前的事情了。而今我的体力不比当年,我有心理准备再次面对剖腹产,因为深知自己挨不过自然产的折腾,不是我忍耐力不够,而是子宫不听话。

而且,我有很奇怪的想法,反正下腹已经有了一道疤痕,再开刀也是同一道伤口,没有什么好怕的。如果要尝试自然产,我可能会像上一胎一样力不从心,精神和肉体同样承受痛苦,最可怕是不断尝试后仍失败,结果硬硬被推进手术室,那种害怕无助及挫败感,至今仍难忘。

最大原因是,我只想以最适当安全的方式让宝宝健康出世。今天产险,宝宝的头型及四肢成长都超越孕期,体重飙升到1.3Kg,已经超越平均值,医生估算宝宝出生的体重会接近哥哥(儿子出世重3.8kg)。

是我的饮食太好,养得宝宝太大了?也没有吧!怀孕7个月以来,除了孕初期食欲不振仍碰辛辣食物,怀孕中期我的饮食就偏向清淡。为了减低宝宝过敏几率,我的饮食餐单选择很少,主要偏向蔬菜豆类。

一般对孕妇有益的食物如鱼肉燕窝补品,我一口也没碰。只是每周喝2次红枣茶及黑豆汤补补血,吃很多豆类食品补充钙质。

因为新年期间吃太好,加上馋嘴吃了一些年饼,至今我的体重上了6KG。最后3个月,我必须继续小心控制饮食,很多容易过敏的食物不碰,辛辣食物也避之则吉,最爱的淀粉类如面包也要适量进食,我希望在生产时不会重复上一胎的臃肿肥胖样子(上一胎我一共重了18KG!)。

产险后我算算日期,还真的不远了。至今宝宝的衣物用品都还没有准备。上周把儿子4年前的小衣服找出来,发现很多都有污迹,看来还得去添一些。
挤奶器3年没有用了,不知道还可以操作吗?哺乳内衣也得去买,哺乳知识也要好好温习了,因为这真是一条不容易的路,我现在已经跟宝宝沟通好,出世后要好好跟我的乳房相处,我会把世间上最好的营养留给她。

其他宝宝用品还藏在储藏室,都要找出来一一清理。还得思考坐月期间的睡房分配,因为不想夜晚宝宝的哭声吵醒上班上课的父子俩。坐月药材也要去买了,这次我一定要认真进补,把身子调回来,考虑去买调配好的中药包,方便炖煮。
预约的陪月婆也要再三去确定,那一个月我可不想为家务烹饪事而烦恼。

感觉生活很快进入不一样的频率了,这样宁静的下午,很快会因为一个新来的小娃儿而变了样。好像很多事情还没有做,心情更需要好好调适。

我最害怕的是睡眠不足。最近的睡眠品质已经因为宝宝的胎动而受影响,每日都睡眼惺忪,即将告别一觉到天亮的日子,那真是我最大的恐惧。因为只要睡不够,我什么事也做不好,情绪也会受影响。

但我还是很憧憬,很期待。宁静的生活虽然结束了,却是另一段精彩生活的开始。

所有即将到来的新事情,是挑战,也是考验。

就在改变到来之前,好好享受,此刻宁静的美好。



2010年3月2日星期二

命运的同学会



今年的新年很安然的度过了。庆幸自己仍有一个平静的新年。


久别后的欢聚很令我欣喜,看着自己心爱的家人与亲友齐齐整整,顿觉这一年没有白过。

经过两年前的悲伤新年,原来我对新年已经没有太大的期盼,只求我爱的人都平安喜乐。然而,今年的新年未过完,感触却那么深。

去年农历新年后我写下了这一段,有关昔日同窗的一些事。不知道为何一直收着没有贴上。现在找出来,愕然发现,原来我写的故事,还有延续篇。先看看去年写的吧!

(3年前的一个深夜,我安顿好入睡的儿子,忽然接到一个电话。

年龄渐长,深夜电话是我最大的害怕。它仿佛是暴雨即临的预告,无常人生的警示。

是同窗好友Y打来的电话。他的声音疲累,先问我最近过得好不好。我觉得很奇怪,这个深夜的寒暄来得很不合时,我觉得诡异,含糊的回答了。

谈话静默了一阵。然后,他说了。

“你知道吗,MS去世了,我今天回乡出席她的葬礼。是癌症,发现后4个月就走了。”

我愣住了。MS,我的同窗女友,美丽校花,个性独立坚强。曾经,我们是交换日记的知心。她出国深造后,我们联络渐少。最后一次见面是在新国,我们愉快的吃晚餐逛街,聊生活,聊爱情。

那年的新年,传来她结婚的消息,还给每个同学发来最新的近照。照片上的她笑得灿烂,依然美丽温柔。而她却在新婚4个月后去世。

关上电话后,我良久无法言语,一夜无眠。在黑暗中凝望着身边两个最爱的人,脑海里不断回想我的同窗岁月,我永远年轻的同学们。

那课室外艳红如火的杜鹃花,学生排队时踢哒的脚步声,放学后脚踏车轮拐弯的声音,马路上扬起的尘埃,雨后操场传来的嬉笑声。。。

那晚我没有流泪。天亮了,我看着镜中布满红丝的双眼,回头向准备上班的K说,我一个很要好的同学死了,癌症死的。他愕然的看着我,那刻,我才发现,这不是个梦。

今年的农历新年,一大早我就打扮好,出席每年一度的同学会。18岁中学毕业以来,年初三是我们固定相约的聚会日子。相同的聚会地点,没有邀请函,也没有餐饮供应,但每年的出席人数仍然很多。我喜欢同学会,喜欢与旧友久别重逢的喜悦,更喜欢与他们谈笑风生的聊天,好像回到以前的日子一样。

去年,因为儿子病情严重,低落的我刻意错过聚会。阔别两年,我急着见我的同窗好友们。但今年,我竟然成了第一个到达的人。等了一个小时,稀稀落落几个旧友才陆续抵达。

依然是愉快的聊天,依然把话题转到每个同学的近况,依然是高兴的道别,网上再联络。
但是,没有来的人,他们去了哪?

这个疑问令我陷入长长的深思。于是我一一去寻找,没有来的同学。

MS患病死了。HS,ML,PY都患上精神病,自闭在家。听说YL也患上忧郁症,下落不明。最早结婚的L与T忽然离婚了。。。

这应该是我们第20年的同学会。没有来的人,以后都不可能来了。能够来的人,还剩下多少呢?
一个班级里头50个学生以后走的路,是不是总有人因为疾病意外提早离开,有人半途脱轨消失,有人从高峰上摔下来,有人过得平凡顺利,有人则处处逆境?

点一点他们的名字,课室里那些空了的座位,告诉我什么?

像不像人生,如同坐火车的人生旅途。我们同坐一趟火车,沿途共度无数美好时光。

叮!她突然到站了,不舍也得下车提早离开。他无法控制自己,跳轨离去。她选择到别的路线,告别不好的记忆。还有很多人留下,尽管看风景的角度全然变了,对望一笑还是觉得怡然。

我可以想象另外20年后的同学会。

有人意外去世。有人患症死去。有人离婚再婚。有人忧郁终老。有人终生不嫁。有人子孙满堂。有人攀上事业高峰。有人平凡一生,有人潦倒一生。 而我,20年后的同学会,我会在哪里呢? )

今年元宵节前一天,晚上忽然接到一个消息,我另一个同窗好友,P不久前发现患上癌症,目前在中国求医,病情不乐观。

P,现任律师,还小我一岁,乐观开朗,是班上优异生。曾经我们是那么亲近的好姐妹,10年前初到这城市讨生活,还一起租屋子同住。

3年前出席她的婚礼,看她经历重重波折后终于写下完美结局而感到高兴。婚礼上她还打趣说要努力生宝宝。

这一别就是3年。偶尔在街上碰面,依旧笑脸盈然,她的婚姻生活看来如鱼得水,我只觉得她很幸福。

那晚得知这个消息,不安的我再三向旧友确认。得知P把病情隐瞒,不想让任何人知道,也不接任何电话。

就像4年前,MS在去年前仍不想让任何朋友知道。或许,她希望自己在旧友心中,依然保留当年那个美好的身影。

但这次,我可以为P做些什么呢?我不想冷漠的不闻不问,如果能够给她一些力量,哪怕是被拒绝我也愿意。至少让她知道这世上仍有人关心她,为她祈福。

那晚闭上眼睛,不断幻想P的一切。无法想象她目前经历的痛苦,无法想象生命骤然来到危急的尽头处,会是怎样的情景。

如果是我,我会怎么做?我真的会坚持不放弃,积极求医,寻找我一直认为存在的生命奇迹吗?
想起两年前带着儿子求医,那种封闭式的,绝望到底的灰暗日子。原来我也一样,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流血的伤口,不想让任何人看到我流泪的样子。所有关心对我而言都是多余,因为他们不是我,不明白我的心情。

当生命来到一个危险境地,痛苦的不是肉体,而是孤独无依,求助无门的恐惧。

我又想起了出席同学会后的心情。重遇曾经熟悉的脸孔,原来不是一件理所当然的事情。有些缺席的人,永远都不会再见了。而下一个,会是谁呢?

那晚不安的心情让我很想紧握着什么,好让自己舒服一些,却,只觉空虚。摊开经书念诵,熟悉的经文有我要知道的答案,但为何我还是不安?

感觉肚子的宝宝在活泼转动,那是生命的律动,提醒我回到现实,我此刻的身份责任。那刻有太多感触在心中,仅仅因为自己能够畅快的呼吸,安然的躺着,还能孕育另一个生命而感动落泪。

是的,最终我还是落泪了。生命的每一页都充满未知,我只能为我此刻拥有的而喜悦,感恩。

想想我不幸的女友们,我深深的顿悟,生命中美丽的时光瞬间即逝。有些人的福报多一些,可以让快乐停留久一些。但有些人,还没真正领略快乐,就要向今生告别。
命运的同学会,让我又多了一些顿悟。我不知道命运的推手,下一次会停留在哪个人的身旁,狠狠推一把。我害怕吗?害怕又能如何?我能够做的,不过是累积更多能量,更爱自己,更爱他人。

而书写的这一刻,心情格外平静。我明白,平静是一种莫大的力量。

当命运的惊涛骇浪来袭,或许,只有平静,能够抵挡一切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