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1年8月3日星期三

拨开云雾。看见。懂得。



说了以后,当着其他人面前,忍着不让眼泪流下。

但心里的苦楚,不断扩大。

老师能看到我多少事情呢?她能知道背后的原因吗?知道了,该如何做?

很快的,她说了。

她看到的画面是害怕。

太多太多的害怕,恐惧。太多太多的担忧。孩子完全吸收了。

过度的照顾。背后隐藏了太多害怕不安的爱。

妈妈内在的情绪,从孩子身上显现出来。

孩子一直生病。因为妈妈心里一直生病。关系的紧张,反映在每次的发病上。

很惊愕。

生命中从来没出现那么大的惊愕。

“你一定很辛苦。”

心更紧了。很辛苦。是真的,很辛苦。

“放下,放手。尊重孩子生命的本质。”

还是惊愕。

一直很排斥,否定这几年发生的一切,于是想尽办法改变。但所有外在的治疗,只让情况越来越坏,彼此的身心越来越疲惫。

从来没有想过,去尊重孩子生命的本质。

惊愕过后,看到了内心那片掩盖实相的乌云。

这样的恐惧不安,到底有多久了?

很久很久。从娘胎开始,母亲的恐惧不安传递给我。而我,悲观不安的过了很多年。在不同的人生阶段上跌跌撞撞。现在又把相同的恐惧,传递给孩子。这个果,要持续到什么时候?

以为这是很深的爱,但这样的爱太疲惫。真正的爱,背后是纯净的。没有不安,没有担忧,没有害怕,没有任何杂质。

回程。夕阳映照在车窗上。松弛的皮肤神经能够感受到和熙的,生命的热度。

第一次觉得,生命中某个一直解不开的结,在慢慢松绑。

很触动。那块大石头,移开吧!

从那天开始,一切外在治疗都没有太大意义了。

真正的治疗,是心的治疗。

11 条评论:

匿名 说...

呵呵呵,我也是這樣,后來再四處尋找良醫的意愿都沒有了,只是回到內心。

上星期才訪了個很有名的自然療法醫師,洋人,跟我說孩子濕疹要很注重飲食,這樣那樣不能碰,我只是禮貌笑笑。發現到自己,原來連名醫師的建議也聽不進了……


阿思

PANDA S 说...

是痛、是病,我们没有得选择,只要求减少痛苦。
放开胸怀, 心灵的治疗,比肉体上的治疗更重要。

希望再次看到你的文字。

安妮 说...

這是妳的體悟嗎?難怪會給我寫那些留言了。我想,我可以理解的,也很相信,我的恐懼會影響我肚子裡面的小孩的。

懷哥哥的時候,每天早上出門老是很害怕某隻鄰家的惡犬,有時碰到了,看它盯著我的眼神便覺恐慌,寧願掉頭快步繞道而行。孩子出世後,拎著生辰八字去改名字,師傅寫到這孩子要小心狗呢。
現在的他也是膽小的,並且像我那時候一樣的憂慮,臨睡前偶爾會問小偷會不會來我家啊?喉嚨痛失聲了會問馬麻我會不會變成啞巴?

所以,我最近都不煩惱別的,但昨日驗血,護士說我貧血啊老天,還給我說了貧血很危險之類的話。哎哎,很難得我都沒時間想太多了,竟然因為貧血這事兒又有點煩亂了。

無論如何,歡迎回來哦,妳得知道啊妳的文字總是可以適時的撫慰我的心的。

安妮。

San 说...

思,我还不至于完全不理会医疗意见啦。只是听了,看了,会先消化。决定实行时会以单纯的心态去做。

生病了看医生还是需要的,至少先治疗肉体上的痛苦。精神上的治疗需要长期及持续性,这就是我现在最重要的功课了。

但我还是要时刻提醒自己。不要把孩子的事情,扩大成我的生命课题。

以后有有很多事情还得向你请教了,毕竟我没有上课嘛。

San 说...

Panda,好久“不见”,女儿长大许多了吧?

时间允许的话,我会多更新,但家务事忙,可能只能写短短的文字。

San 说...

安妮不怕不怕,我怀孕时也有轻微贫血,后期都没有问题。小问题啦,很多孕妇都会的,吃多点补血的食物就可以了。

对于惯性的恐惧不安,很简单的方法是定下心来,冷静的观照你的恐惧,你的担忧。再想想,恐惧的事情有多严重,发生了吗?还没有发生的话,就不必浪费时间费心了。

加油哦!

妈咪的心情故事 说...

“以为这是很深的爱,但这样的爱太疲惫。真正的爱,背后是纯净的。没有不安,没有担忧,没有害怕,没有任何杂质”。

你的这段文字,让我看了哭了好久好久。。。爱应该是单纯没有杂质的,但是我对他的爱却充满了不安和猜疑。这样的爱让我好辛苦。。。

San 说...

美娟,不知道你和他到底有着什么问题。

但你知道吗?你那猜疑不安的念头,就算你不说,每天充斥在脑海里,对方也会接收得到,彼此关系会更紧张,家里的气场会改变,还有。。。。幼小的孩子,也会感应到。

旁观者如我很难给什么实际的意见,因为我也正努力改变。

但生活天天都要过,这样的猜疑不安太累人了。

你尝试改变心态几天,看看彼此的气场/振动有没有改善。回到当年相爱的时刻,心里一直对他说很爱你,很庆幸今天仍跟你在一起,以后也要珍惜彼此。。。。

我尝试过了,真的,就算没有说出口,对方也会感觉得到。紧绷的关系,会慢慢,慢慢放松。祝福你哦!

妈咪的心情故事 说...

San,请教我如何重新建立起对他的信任?我很爱他,这是无可否认的事,但是那种痛,像每天被刀刺进我心里一样。我知道他在努力着,但是我内心的不安,恐慌和痛苦,似乎无法减少。

我知道对孩子不好,可是我自己也无法帮助我自己。。。

San 说...

美娟,方便给我你的电邮吗?或许在电邮比较适合谈一些比较私隐的事情。

妈咪的心情故事 说...

san,我的电邮是leemeikian@yahoo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