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1年11月29日星期二

给她力量。给她爱。



我的昔日同窗好友,佩仪正在与癌症搏斗。

有关她的故事,可以看看以下最新的报章报导。

http://mykampung.sinchew.com.my/node/167554?tid=6

她病后,我第一次去看她,内心很撼动,对无常人生充满无奈。那时,我自己也有走不出的心结。

半年后,第二次去看她,我已经放开许多。我知道她会活下去。我和她,都比之前储存了更多的力量。

我们聊起最近几年的生活状态。很多悲喜交集的情绪在里头。

她现在很难开口说话,但她“告诉”我,她经常会到梦到我。梦到我们中学同窗时期,那段美丽的校园岁月。

当时我很感动。就在几天前,我也梦到她。梦到她恢复以往健壮的样子,我们彼此笑着玩闹。

醒来后,我感觉自己与她在心灵的某个部分是相通的。如果我自己做一些努力,她也能够受益。

从病重到一无所有,生命为她揭开了很多答案。

过去,她一直活在别人的期待里,宁愿自己受伤,也不愿别人失望。生病,令她彻底醒悟。当生命来到一个绝境,还有什么需要向别人交待,还有什么光环是无法卸下的。

我相信,外在医疗只能治疗她的身体,她的内心更需要被治疗。她也需要更多人的关爱与祝福。

作为好友,我知道我可以做得更多。我能够给更多的,是爱的力量。这个力量,需要汇集更多的人才能更壮大。

如果你有心尽一点绵力,可以联络星洲日报提供捐款。

如果你在经济上帮不到忙,请以你信仰的方式为她祈祷,祝福。或在此时此刻在心里默念,跟我一起发愿。

曾佩仪。你一定可以康复。我爱你。

有心资助的朋友,有意资助佩仪的朋友,请Bank In至:

HONG LEONG BANKDAVID GOH KOK MENG & CHAN PEY YEE
017-120-0014680

谢谢你们的善心!!

2011年11月23日星期三

画出心的颜色



长假来了。


我也开始上儿童疗愈的心灵课程。


意想不到的是,20年后,我重新拿起了当年最爱的画笔。因为课程的重心是绘画治疗。


选色,调色,下笔,让我回到了内心里,某个很安全温暖的地方。


我爸年轻的时候,绘画才华出色,曾经有人主动赞助让他出国深造当画家。但命运最终令他当不成画家。


在我终于知道自己也能绘得一手好画的年纪,我曾经对自己说,爸爸当不成画家,不如我来当吧。


18岁那年,我以为自己会成为一名广告设计师,以画笔来描绘我的梦想。


但命运有它的谱,很快的,我放弃成为设计师,也不想当画家。多年后,我成为一名家庭主妇。


如果18岁那年,我想到自己最终“只能”成为一名家庭主妇,那真是情何以堪啊。


生命的蓝图正一一揭开。我开始觉得,命运这游戏,真的好好玩。


学校假期,我每天在家和儿子绘画。


陪儿子作画,是因为我想进入他的内心世界,希望找到最根源的地方,治疗他。


自己作画的另一个原因,是要找回依然相信梦想的自己。我相信我绘画的天赋会带我去到一个以前没有想过的地方。现在,我还不知道那是什么。


课堂里。老师说画者笔下的每个线条,每抹色彩,每个细节的背后都有情感与情绪的纠葛,还有更多不被意识到的情感/记忆/事件。


我的画反映了现在的生命状态。开放,有力量,有光亮。但仍有很多隐秘处,需要进一步的努力。


回到家,我开始与孩子玩绘画解画的游戏与练习。


当我尝试解读儿子的第一张画,里头竟然有满满的愤怒。


他向我诉说,就在我出外上课的那天,爸爸因为某件他认为很小的事情,严重的责备了他。


跟着色彩与线条去解读,他一一说出了爸爸的每个表情,每句伤他的话,每个动作。还有,他的反应,他流泪的动作,他伤心的旋律。


这个愤怒故事,我们进行了超过一个小时。重复的说,重复的听。最后,母子俩一起握着手,释放愤怒的情绪。


但是,第2天,当儿子再度绘画,说出来的,依然是愤怒。一次责备,需要多久的时间才能修复呢?


我不知道这孩子内心里藏了多少的愤怒。这几年我用的教养方法,又让他承受了,累积了多少的愤怒与负面情绪。


雪白的画纸,就像孩子的原始心灵。大人们后来怎么看,怎么想,怎么做,画纸就怎么反映。


我知道,我要开始一段绘画的深度旅程了。


在这条路上,我相信,最需要被疗愈的,先是我自己。握画笔的手,从来没有如此的有力量。


多年后,我终于明白为何我当年不要当画家。


因为,我必须成为一名家庭主妇,才能真正的做自己。


这是我的第一张画,解读出来的结果。


命运,果然好好玩。


2011年11月14日星期一

好山好水好地方


以前不觉得这个地方有多特别。最近是特别的喜欢。

15年前。还是大学生的我,偶然的上了一个男生的车。那时候,大学里有车的男生不多。

我承认,我是庸俗的。约会时,坐在轿车里比摩托车更有安全感,仰起头来也特别神气。

后来我总是笑说,都是被你骗上车的。



那时我每个周末都搭巴士回家。


某次他知道了,很不经意的向我提议:我家乡离你家乡不远,不如我就送你半程。你到这个地方再转巴士回家,顺利到处玩玩,如何?

一开始就只是玩玩的。后来就不是了。


在感情最浓烈的日子,湖畔有许多我们出游拍照的记忆。


再后来的后来,每次回乡,总是娘家2天,这里两天。


太平。好山好水,好地方。

现在看来,这个地方在我眼里又去到另一个境界了。


是我现在最向往的,平静的美好。


离太平不远是一个小渔村十八丁。电视剧曾经以当地的炭窑为故事蓝本。


这里民风朴素,生活步伐悠闲。照片后是珍贵的红树林。


少女时期曾经跟家人拜访渔家亲戚,还一起出了海,绕着红树林,吹了好久好久的海风。


太平除了好山好水,有什么好吃的吗?

要找古早味的美食,现在大概也不多了。


前身为东亚旅馆的云吞面摊,50多年的历史,算是古早了吧?



卖面的婆婆有点自豪的对我说,我卖面卖了50多年囖。


我的面都是自己打的,叉烧是自己做的。汤是加了虾壳熬煮的。


我喜欢她提起自己手作的食物时,脸上有点骄傲,有点欣慰的神气。


有心做出来的食物,吃的人可以感受到那股温情。


古早味为何那么受欢迎,最吸引人的不完全是味道,而是那颗真心。




每次回去都会吃的,太平特有的炒鱼丸果条面。

说真的,除了在太平,我在其他地方都找不到这种风味的果条面。



这种炒果条是比较潮湿的,味道鲜甜滑润。不像一般槟城炒果条,有它独特的风味。

老板应该是第2,第3代了。因为每次光顾时生意都很好,摊主忙不过来,一直没有问清楚。


摊主曾经上过当红美食节目。是拜访太平必吃的美食之一。


不过,最近吃后,总觉口很渴。是后代改变食谱了吗?为何味精的痕迹那么明显?




吃饱后有时间会继续走太平湖。


有了孩子后,这里更是散步散心的好地方。




我的相机其实拍不出它真正的美。


但这里处处都是美景,不管晴天雨天,随便捕抓,画面都是美的。




如果能够在这个地方安老,应该很不错。


清晨起来,可以到湖畔吸尽天地灵气,散散步,做运动,练气功。


或干脆什么也不做 ,什么也不想,对着湖景放空静坐。


不知道有没有这么一天。


如果有的话,年老的我想起当年,因为上了某个男生的车而来到这里安老,会深深感激命运对我做出的,最幸福的安排吧。


又或者,不在这里安老。把这面湖水挪到我心里。

我的心从此住了一面湖。

一面永远平静安好,纯洁无瑕的心湖。

后记:


写了这一篇,是要为太平做点宣传吧。


这个地方值得一游再游。历史古迹,古早美食,大自然美景,它都具备。只可惜旅游部没有重点规划及宣传。(旅游部没有做的,太多了。)


北上游玩的朋友,有时间不妨到此走走看看。







2011年11月10日星期四

平凡而美丽的旅程(一)

在乡下。

公婆家门前开满灿烂夺目的花。看着看着,只觉得心花怒放。

放开胸怀看世界,路边野花也可以是人间不可多得的美景。

乡下空气清新。脚步与呼吸都放慢。慵懒放松的氛围。

超喜欢这种感觉了。




永远美丽,平静的湖景。

一直很喜欢这个地方。现在觉得,这真是修心的好地方。


有烦恼的时候,看看这面湖景吧。


最近我一直对自己说的:把错误的,负面的,重复的记忆/情绪/念头清理干净,才能真正回家。


回到清净的本来面目。这才发现,这个世界原来是你内心的倒影。


你心里怎么想,生命就怎么呈现。


如果要为自己的生命负全部责任,还有什么理由去怨天尤人?



带老人与小孩去附近的渔村。空气中有海水的味道。


好久没有看海了。


渔夫们今天休假,悠闲的在聊天。


看到路边一个渔棚,我们就随意走进去。


我问阿伯,带孩子去看渔船啊。阿伯微笑点头。最后还自告奋勇让孩子上船。


海风来了。渔船摇晃不已,孩子们哇哇大叫。


然后,下起小雨丝来了。今天不是出游的好天气啊。


没有人皱眉。孩子们嬉笑着,冒雨飞奔。


我的心情一直是微醺的快乐。


畅快的旅游,原来不在目的地有多远,有多新奇,天气有多好。


而是,你跟谁出游。你的心有没有打开。更多的是,随遇而安。




到屋檐下避雨。爷爷在逗小孙女。


对着镜头,她就是不笑。


每个人对她哈哈大笑,放个水瓶在你头上。笑吧笑吧。


小娃儿有点尴尬的,勉强笑给你看。


对着背后的木屋,超有Feel的。想起我童年的旧居,童年的美好光阴。


眼前这个娃儿站着这里,神情像极幼时的我。回到时光隧道了吗?




另一家晒咸鱼的人家。咸香腥鲜交夹的气味,让人马上醒过来。

孩子们看见排排坐,睡着觉的鱼儿,惊讶不已。这个可以吃吗?


现在的孩子们,都没有尝过咸鱼拌白粥的刻苦日子吧?



雨越下越大。转小路去其他村庄。


没有目的地。走到哪里是哪里。


看到造船小工厂,马上停下来参观。


村庄人热情,还允许孩子爬上船架玩呢。原来渔船是这样造成的。


这门手艺除了在渔村,还能在其他地方延续吗?

大雨中,孩子的欢笑声结束了短短的旅程。



看到这样的画面。满满的感动。

家公71岁。过去的50多年,每天半夜他都骑着三轮车,载满蔬菜到菜市摆卖。一年只在年初一休息一天,辛劳的养活一家人。


在家,他喜欢打赤膊。这让我想起古早劳动的人,每天辛勤的挥着汗水,辛苦赚钱生活费的样子。


说起卖菜岁月,他的眼神有耀眼的光芒。16岁开始做帮工。4年后自己摆摊。如何学习自制咸菜。菜市关闭搬迁历史。。。。


菜市的大小事,就是他人生的大小事。


晚期。他说要退休,却一再推迟。孩子都知道,他是舍不得。退休前一年,还是执意在早上摆卖自制咸菜,在菜市消磨几个小时也甘愿。


后来,终于因为健康理由退了下来。但是,三轮船还是不舍得卖,经常骑着出外,是缅怀旧时光吗?


三轮车,现在成了逗孙子们的好玩意了。


对工作,对人生有这样的情意结,我很汗颜。老人们总能教会我们许多课堂上学不到的大道理。


下次,我要向他请教腌制咸菜的秘方。分享更多菜市故事。带孩子去了解旧菜市的历史。这些看似平凡,没有人有兴趣的事物,不去探究,就会随风而逝。


我希望很多年后,当孩子们说起爷爷,仍能生动的说出,我爷爷是个卖菜小贩,他腌制的咸菜味道很好,他工作的菜市有很多摊位,他的三轮车很好玩。。。


回乡。好比是一趟趟平凡又美丽的旅程。


更重要的是,这些相聚的时光总是稍纵即逝。不在每个当下好好把握,认真感受,真会错过很多生命中最重要的事情。


日历上,圈下了下次回乡的日期。


而且,有满满的期待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