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12年1月30日星期一

幸福的频道



过了一个惬意美好的新年,再度回到平常的生活轨道上。


清晨忙了一阵,送走孩子丈夫出门,看着渐亮的天空,内心一片澄明。


内心那把声音说:你看,所有你想要的,你都紧握在手中了。你很快乐,对吧?


我听到自己说:对,此生从来没有如此愉悦自在,感觉很幸福,很快乐。我也相信,前面有无尽的美好在等着。


然而,我的生活其实并没有增加了什么,或减少了什么,一切如过往没有太大不同。

不同的是,心变得柔软了,心定了。


只要心能够定下来,很快就能接上愉悦幸福的频道。我每天的工作,就是很自觉的,把心调到对的频道上。

过年前后发生的事情,让我更肯定了这一点。

除夕日,儿子忽然又发烧了。说“又”是因为,这个月以来,这是他第4次发烧。


然后,丈夫的身体也跟着出状况,要病倒了。父子俩吃了药,还是没有什么效果。


回到婆家。今年只有我们一家回家吃团年饭,气氛冷清,婆婆看来有点不开心。


吃饭时,儿子体温升高。一时说头痛,一时又说肚子痛,还痛到在地上打滚。我阻止他吃油腻的食物,担心发烧不退,却惹得婆婆生气了,怪我太严厉。气氛冷了下来,每个人都食不知味。

新年哪,两个人生病让每个人都不开心,怎么过年?


静默怪异的气氛里,家婆关注担忧的神情令人不忍再看。

我啊,在那个时候,我只能即时丢掉心里小小的不快,求助于我那颗柔软的心了。


“可以让每个人开心过年吗?”


“出去吧,去中药店买你最信任的退烧药方,去。儿子很会会康复,事情很快过去,这个新年一定会过得快乐。”


一听到内心的那把声音,我就定了下来。


笑着跟女儿说,快吃,我们要去出去玩了!


随便吃了几口饭,就怀着喜悦的心情出去,也认定一定能够找到未关门的中药行,孩子吃了中药一定可以马上痊愈。


车子拐了一个弯,马上看到一家仍在营业的中药行。原来老板本来要关门了,因为客人还未领取抓好的药包,破例延迟关门。


“你看,幸运的开始!”


等待抓药的同时,想起婆家没有什么新年气氛,我拖着女儿越过马路去买新年饰品,跟收钱的马来女孩互相道恭喜,想象红彤彤的饰品让婆婆有小小的惊喜,自己也乐了起来。


除夕夜,街上蛮冷清的,我们在中药行里抓药,这样的情景,换了是往年,我一定低落至极。但那刻,我必须承认,我是那么的开心。

仍然感觉幸福。那些小病小痛,那些不请自来的突发状况,对我而言是一种祝福。让我懂得转念的重要,让我有机会修炼自己的心。


回到家,婆婆欣喜地看着新年饰品,熬药也不觉得辛苦。我对儿子说了很多鼓励的话,告诉他,新年有很多美食在等着他,要享受美食,必须要马上好起来。


大的小的吃药后,很早上床休息。

12时许,四周传来鞭炮声,龙年来了。摸摸儿子的额头,烧已经退了。


在此起彼落的鞭炮声中,微笑着祝福自己在新的一年充满力量,无论发生任何事,都动摇不了内在的安定与喜悦。


这几个月以来,那种感觉越来越熟悉了。


当内心处于安稳安定,毫无恐惧犹豫,眼前的事情也会跟上心的节奏。所有不愉快的事情,不过是短暂的,调错频道的小插曲而已。

所以,这个新年过得棒极了。见了许多久违的亲友,说了很多话,跟家人开心出游,吃了很多很多美食,每天都精心打扮,每天都感觉幸福美满。


而且,我总是毫不吝啬的,赞赏自己有多棒。我喜欢自己的外在内在,不管别人认不认同。我喜欢发脾气的自己,也喜欢懂得忍让的自己。我喜欢懂得反省的自己,喜欢不再对所有事情批判的自己。喜欢,就是喜欢,很喜欢。

当我越喜欢自己,内在的能量就越大,幸福感也越大。

我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力量,让我走在这条对的路上。

当然,生气,恐惧,低落的时刻依然会出现的,但每一次出现负面的状况,意味着内心仍有需要省察,清理,转念的地方。这个过程会一直延续下去,后面的惊喜,就是最大的推动力。


要转到幸福的频道,其实真的不难。以往,从来不敢高调说自己有多棒,有多幸福。因为害怕说多了,会助长傲慢心,幸福会跑了,灾难就来了。这个生命中最大的恐惧,我正慢慢走出来。

所以,“晒幸福”不是因为自大自满,更不是掩饰内心的自卑,而是,当我大声说我很幸福,我就能分享更多幸福的能量。

有缘看到这段文字的你,那不是因为我的文字对你有多大的吸引力,而是,你本来就拥有幸福,所以你看到了。如果此刻你深感同受,嘴角上扬,你只会越来越幸福。

祝我们都幸福满满,力量满满。

2012年1月19日星期四

龙年。心想事成。



1月份是个异常忙碌的月份。

儿子上小学了,一连串的突发状况迎面而来。现在总算安顿好他的身心了,可以全心全意的过年。

我非常喜欢准备过年的心情。

去逛菜市,去买年货新衣,去看红彤彤的装饰品。然后,天气也变热了,公园里满地都是落叶,电视电台传来喧闹的新年歌曲,进入倒数,每一天都沉浸在欢乐喜庆的氛围里。

我想,是对亲人朋友团聚的期待,让每天的心情有快乐的理由。





带孩子搭轻快铁去茨厂街,看看这条街还剩下多少新年的气氛。夜晚的茨厂街,到处是外劳在兜售,到处是游客。年货摊位很少,有点失望。幸好,福建面的风味一如当年,孩子还吵着不够吃。

茨厂街曾经有我美好的新年回忆。

以往在电视台工作,茨厂街是新年前必访的地点。

每一年都在这条街做街访,忙碌穿梭在多个摊位,多家肉干店前,探问今年的行情如何。几乎每一年,许多摊贩们都说行情淡,买气一年不比一年。而街尾处那个著名的风水大师,总说最坏的还在后头呢,安分守己也就能逢凶化吉。

每次下笔的时候,我经常犹豫着,要说事实呢,还是要用正面的鼓励让观众心生希望。

在那家之前闹了不少风波的肉干店前,见到久违的老板。

老板竟然坐轮椅了。我上前跟他寒暄。

他说,之前动手术后身体很弱,行动不便。我心想,新闻打击对他也造成一些影响吧。曾经连续几年找他做访问,在我的印象里,他是一个纯朴友善,刻苦认真,努力维持家传品牌的商人。我喜欢老板全家一起拼搏,努力度过危机的精神。

握着他的手,我祝福他身体健康,也对他说,我会买你的肉干回家过年。

因为,这些年来,这是一件新年前必做的事情,今年也没有不做的理由。



带孩子逛街看年货市场是愉快的,新年是属于小孩们的快乐佳节。美食,汽水,烟花,玩乐,红包,拜年,一年就只有那么几天啊。

4年前,儿子病发的那个眼泪新年,已经在记忆中淡出了。感激那些经历,令我更懂得珍惜现在。

今后的每个农历新年都会是充满欢乐的,而他,也会更茁壮成长。



今年是乔妹的第2个新年。

20个月的她,已经懂得道恭喜,唱新年歌了。

像很多小女孩一样,她喜欢看新年MV,跟着欢乐的节奏起舞歌唱。每天一早就举起手,唱啦啦啦。

带她去买新衣,试新衣,看了几回,小娃儿抢着说,我也要穿。

于是家里上演走秀的演出。一个下午试穿了很多衣服。哎呀,长大后会是个超爱美的小妞吗?

新年的准备已经到尾声了,该忙的,该办的,该做的,也都完成了。

龙年,我的脑海只有4个字。心想事成。

就在新年前,我心想的一些事情,都一一的成了。小财,健康,心灵的富足。这让我更愿意相信,我的龙年,一定会更多的“事成”,等着我去揭开。

也希望在这个空间交汇的你我,喜乐安康,新年快乐,心想事成!

2012年1月10日星期二

孩子生病的无声抗拒




这几天发生了一些事情,令我有非常大的领悟,也从中学习了很多。


儿子上课第2天,回来沉睡几个小时,就发烧了。然后是腹泻,腹痛。一直到今天。


那天放学时,他在学校遇到了一件奇怪的事情。


(儿子的口述)


"放学的时候,我走到长廊等妈妈,看到许多车子停着。我的前面有一辆白色的汽车。


车里有一个戴墨镜的阿姨开了车窗,叫我上她的车。


我连忙说不要不要,可是阿姨还是叫我上车。


后来,我不要让阿姨看到我,就跑回去学校等妈妈。"


我赶到的时候,儿子淡淡然的告诉了我刚才发生的事情。我心里吃了一惊,但为了不要让孩子受惊,表面上没有很大反应。


跟校方报告了事情的经过,回程就跟儿子好好说。


他看来没有受到惊吓。我不断称赞他的机智反应。


儿子问我,阿姨为何要他上车呢?他都不认识她。


我告诉他,外面的世界有非常多好人,也可能有一小部分因为心灵被蒙蔽,不知道自己做什么的所谓“坏人”。我们能够做的是凡事小心,但不要害怕。一个勇敢,有自信的孩子,坏人是无法伤害到他的。就像他刚才的机智表现,坏人就没有办法拐走他。


如果我说,外面有很多很多坏人,会拐走小孩去卖。。。你千万要小心!

这个信念,换来的只是孩子对世界的不信任,也加深对自己的无能,对陌生人的恐惧感。这无助于教导他如何应对突发的事故。


儿子看来没有事情。我也以为一切就过去了。


回到家,就生病了。隔天请病假。我对他生病并没有太大反应,小孩子去到新环境,总需要适应。他的身体需要认识学校的细菌,认识了,以后就免疫了。


但事情似乎没有那么简单。


腹痛腹泻断断续续的,在家他一副病恹恹的样子。周一开课,开始全日制的生涯。他对上学毫无兴奋之情,跟第一天上学的主动积极,喜悦兴奋完全两个样。


中午我去送饭,找了很久才见到他。他在人群中很茫然,完全不在状态中。


午饭才吃了几口,就担心铃声响,不吃了。


问他要不要继续留校补习,他说,我可以回家吗?商量了一下,还是决定让他留校,看看全日制的课程安排如何。


放学回家,腹痛依旧断断续续。我这才想起,这几天,他脸上都没有笑容。我让他做自己喜欢的事情,休息,看漫画,好好平衡身心。他对做功课毫不主动,也不用心,整个人就是泄了气的气球一样。

傍晚,我因为疲累,没有带孩子去公园玩。我想,仍在适应中的,也包括我吧。


今天,他的腹泻已经停止了,但腹痛依旧持续。今早醒来,一副根本不想去上学的样子。催促他几句,马上生气。到校门前,腹痛更加剧。吃了药,还是送了他进校门。


儿子的腹痛,对上学的无趣,低落的情绪,过度的沉默,是要告诉我什么呢?


我静下心来,整理了一下这几天的点滴,找到答案了。


一开始,是父母的错。


儿子读的这所小学,离家较远,并不是我们当初的选择。而今,临近住家的新小学正在赶工。我们的计划是先让儿子在现在的小学念一个学期,等待新校舍搬迁了,就申请转校。

我们灌输了很多“这个学校不适合我们,你只需要读一个学期就够了。以后,你会转到另一个学校去。”的信念,令他相信,这个学校不是他久留的地方,不是爸妈的选择,这个学校不够好。


我之前也对全日制有许多批判,当我们在儿子面前商量转校,全日制,老师素质,教育制度的事情,并不知道,在旁的他完全听进去了。


我每天带着妹妹接送几次,因为交通阻塞,妹妹半途闹情绪而出现的小小烦躁,也让他看在眼里了。

加上那天发生的事情,令他认为,学校是一个奇怪的地方。


他的身心都在抗议,抗拒。试图逃避这个地方。


孩子生病,有时不是身体弱,也不是外面病菌多,而是累积多时的“不好”,“不要”都一次过爆发了。

我知道该怎么做了。


停止批判,彻底放下。


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最好最安全的学校,也不会有最好的教育制度,更不会有最好的老师,如果你只懂得批判,不懂得感恩。


我开始往内做很多清理工作。去到学校,心里要不断道歉,感恩。谢谢这个地方让孩子有机会上课求知识。这是世界上最好最棒的学校,里头都是最好最棒,身心都健康的学生。


也要努力纠正儿子对学校,上课的信念。提起学校,都要说正面的评语,说愉快的事情。就算发生突发不愉快的事情,也要以反面教材,正面学习的态度来应对。


这个领悟太珍贵。在往后的上学生涯中,可能还有很多不可预知的事情发生。但这个经验告诉我,停止批判,给孩子正面的信念,才是对他最大的帮助。


当很多父母在批判国内教育制度,批判学校压力太大,批判老师素质太差,有没有想过,批判的信念,对孩子身心的影响。


“如果爸妈觉得学校不够好,为何每天还要送我去上学?”


孩子想的,就是如此简单。

我想,这世界上没有平白无事就一直生病的孩子,也没有无故顽皮闹情绪令父母心烦的孩子,孩子想的,做的,反应的,无非就是父母内心的镜子。


回看自己的内在,才是走入孩子内心,找到答案的唯一方法。


我庆幸自己是全职妈妈,对孩子的一举一动,所思所想都能即时掌握。


这半年来的心灵探索,也让我学习“往内看”,用不同的角度看待问题。


写到这里,心里只有无限的感激。


所有不好事件的反面,原来,都是美好风景的开端。


新的一年,第一课,Passed。




2012年1月5日星期四

他的淡定写在背影上。


儿子开始上小学了。全家的生活步骤都同时进行调整。

正式开学前一个晚上,因为一点小事情,对他大声责备,他立刻哭了。妹妹看到家里气氛不对,也跟着哭。

恼怒的我,当下有一把声音在心里喊:妳怎么了?妳在紧张什么,妳在忧虑什么吗?非要用这样的方式发出来吗?

立刻静下心转换情绪。好不容易安抚孩子们睡去后,才去安抚自己的心。但是,整个晚上还是睡得不安稳,隔天精神萎靡的陪着孩子正式上学。

我在紧张什么呢?

儿子非常期待上小学。晚上会检查校服,要求早睡,早上自动起床吃早餐,一路上催促爸爸放快速度,一定要准时到达学校。

到了学校,他不喜欢父母一直跟着他,监视他,只是静静的四处张望观察环境。

第一次在大礼堂开早会,他掉了队。我们找了好久都不见他排到自己班上的队伍,有点急了。

10分钟后,忽然看见他站在队伍的最后头。问他去了哪里,排错队了吗,怎么回来的,他沉静着一张脸,也不着声。

这个善感的小孩,从来不喜欢让自己脆弱的一面暴露在人面前,犯错了也是静静不出声,最讨厌被人翻旧帐,归根究底,是害怕自己的弱点及不完美,会不被人接受,不被人爱吧。

这点,像极了妈妈。

因为太像,我们经常在生活的某个点上起冲突,而我立刻又能体会他的心情。因为他那么像我,我们,某个程度是同一类型的人。

对于他以后漫长的学习路,我的顾虑,是学校全面实行的全日制。

早上5时45分起床,一直到下午3时许才能放学。中午只有短短25分钟的午餐时间,过后连接的是语文补习课。回到家,应该是大约4时了。还能休息补眠吗?还有体力去公园玩乐散心吗。还有足够的时间赶功课吗?

今天是上课第2天,全日制还没开始,功课还没正式发下来,儿子已经疲累到极点。戒午睡已经两年的他,下午一直沉睡3个小时仍未醒。

下周就要开始全日制了,如果学生在补习班上昏昏欲睡,老师会怎么对待呢?

想起在学校遇到的一个母亲。她与丈夫都有上班,白天家里没有人。两个孩子,大的10岁,已经训练他自备住家锁匙,放学后自己开门进屋吃中饭。匆忙吃饭后立刻赶去安亲班至7时许。小的上小学了,放学后也会跟着哥哥回家再去安亲班。

那么小的孩子,每天要学习独立,应付不同的环境。扣除睡眠时间,在家活动的时间不到几个小时。她说,孩子常生莫名其妙的病,不容易顾。

我忘了自己怎么回应。只记得我说的一句话,令她愕然。

我说,小孩子经常生病,有时候只是想得到父母的爱与关心。他们希望父母有更多时间陪伴他们。

她答不上来了。

我真的没有批判的意思。我也曾经是双薪父母,我很明白他们的难处。但,应该有更好的安排吧?

我只是觉得,小孩需要的其实很单纯。但是,父母,教育制度给了他们什么?

我尝试在学校里,找到一些不同意让小一学生上全日制的父母,但是,似乎都找不到。

“有补习才好,孩子功课才跟得上。在家里也是玩,看电视而已。我们也更轻松啊。”“就算不在学校补,也要在外面补啊。”

我是全职妈妈。我的儿子刚满6岁不久。他不需要补习,也不需要留在学校那么久。因为,家才是他最重要的学习殿堂。

我理想中,儿子的学习生活应该是这样的:

每天都开心上学,对学习有热诚,对功课有责任心,有友好的同学为伴,遇到自己心仪尊敬的老师。虽然必须臣服于教育制度下种种规范条则,但也明白人必须适应于不同的环境,因为不同的历练可以得到不同的成长。

在学校,他努力当听话乖巧的学生,但放学回到家,他仍有一半的平衡时间。

中午回家,他可以吃到热腾腾的健康饭菜,休息片刻,慢慢洗澡放松身心。

他有自由安排做功课的时间,有一个随时可以问功课的妈妈。

在家里,他不必遵守条规,可以大声嬉笑,四处弹跳攀爬。这些,都是孩子们应该做的事情啊,一个上午在学校里克制了那么久,如果长久不释放出来,能不生病吗?

因为家里没有太多限制,他可以有自由做自己的时间空间。他有午睡休息的时间。傍晚可以跟妹妹到公园吹风,一起攀爬玩乐。他有看课外书,看漫画书的时间,哪怕只是几页。

还有,一个一直陪伴,聆听的妈妈。

这些不都是孩子最需要的吗?这个时候不给,以后还能给吗?

当你以为能给的时候,孩子可能觉得不需要了。反正,都习惯了。

因为儿子的健康状况,我的确对全日制有顾虑。但我不能把我的顾虑强加在他身上,如果我希望培养他的自主能力,我要放手,我就不能全权代他决定。

我决定让他尝试上全日制一小段日子,看看他身心的适应能力,再让他自己做决定。

所谓放手,是应该如此吧?

当我看到,他不需要我牵他的手,一个人慢慢走入校园,他的淡定写在背影上,我知道,前方的路就让他自己摸索,自己走好了。

我能够做的,充其量,只是一个在背后给他更多支持,更多爱的妈妈。

2012年1月2日星期一

回乡旅行


长假带孩子回家乡住了很多天。每天都是漫无目的的闲逛,吃喝。

很认真地,用现在的眼光去看这个小地方。

在这条童年的老街上,这扇窗口让我凝视了好久。

时间好像静止了。努力要回想些什么,包括这扇窗口后曾经住着谁,是我的故友吗,我曾经在这里拜访过,嬉笑过吗。

然而,真的想不起什么了。想不起,也不觉得遗憾。

原来,到了一个年龄,人可以选择不必遗憾。最美的时光,其实可以不必刻意想起。


车窗外,旧居一掠而过。时光太匆匆,我的童年,少年,也走得太匆匆。

蓝色铁门,当年就是我面向世界的门槛。曾经觉得,这个地方能够走的路太窄太短,门外的风景越来越无趣,经常巴不得自己快点长大,可以走得更远,看看外面的世界。

少女时期,也喜欢一个人躲在小小黑暗的楼房,偷偷看言情小说,幻想自己的恋爱故事。也喜欢透过纱窗,看着楼下店门有没有帅哥来光顾。偶尔被家人责难了,也只能跑到楼房去伤心流泪。

我年少的一部分,原来是在黑暗中度过。

而这个门槛,我越过了。外面的世界真的很精彩。

但未知的等待,总是最美最单纯。



家乡的街景。后头的山丘,就是著名的狮子山,也是家乡的地标。



随意的逛大街,发现老店上挂着令我好奇的饰品。


问了老人,原来是风水饰物,应该是猪笼入水的意思吧。


老人说,你对旧东西很有兴趣哦?


对啊。我最念旧。旧事旧人旧物,很容易令我停驻,沉思。



幻想着这样一间中药行,当年曾经是什么光景?




记得童年时光,每家老店都经营不同的生意。


我家是修理脚车的。隔壁是粉面店,印裔发型店,杂货店,编藤篮店,修理摩托店,书店,礼品店,裁缝店,还有中药店。小时候父母忙碌,孩子们都没人管,每天总是一家一家店面去拜访,找小朋友玩,再看看店里有什么新的玩意儿。

那时民风朴素,大人们都放心让小孩们到处走到处玩,也不见有坏人拐小孩。


很小的时候,每天就接触各行各业。觉得做生意好好玩,橱柜里总有很多新的东西出现,每家的手艺都不同,客人的肤色也不同。赚钱,不是一件很难的事情嘛。


多自由天真的童年时光。一条老街,曾经令幼小的我,每天都玩得流连忘返。


相比当今小孩的童年,特别是城市小孩的童年,总令我黯然。



中药店如今的生意很淡静。年老的老板,在店门前卖起古早茶果,赚点小钱过日子。


老板笑眯眯的,喜欢逗小孩。茶果有人情味,果然很好吃。



在乡下的早餐,每天都几乎一样。粉面,酿料,咖啡,糯米饭。


味道,就是家乡特有的味道。


就是回到城市后,一直都吃不到的那种味道。我想,离乡的你也会明白我的意思。



每天都带孩子逛巴杀。


在鸡笼里等待现宰的鸡不停的咯咯叫,空气中弥漫着粪臭味。这就是巴杀应该有的气味啊。


曾听说城市小孩有些没有看过真的鸡。在乡下,每天清晨,窗外就传来鸡啼。马路上也经常看到鸡只到处走,顽皮小孩经常逗着鸡玩。这样活生生的画面,真是最好的教材了。


冬至前夕。家里自己做包子祭拜祖先。大人小孩都一起搓面粉,玩得很尽兴。




连着几天,那些饱满的金瓜包子成为早餐,下午点心。吃得肚皮都撑了。




一天去巴杀。看到不同色彩的小辣椒。这样一盘,才卖5角。 乡下老人没事干,总喜欢在家门前种点菜,拿到巴杀卖,赚点钱过日子。


在家乡这边逛一逛,那边出游去,很快就过完了。随着儿子开始上小学,下次要玩得尽兴,必须要等待长假了。


回乡旅行,没有新奇景点,没有刺激玩意,也没有特别的期待。每天的心情就是懒懒的,放肆的,自由的。


但是,竟然是这样的好玩,而且,可以发掘的新意,乐趣,实在太多了。


一扇窗可以沉思一个下午,一扇旧居的门令人带着笑意入睡。一家老店,一个同乡的眼神,微笑,都让人身心愉快。到处都是美食,到处都是人情味。很多条路都很熟悉,很多条路都住了新的人,发生新的事情。母校越建越大,马路越建越宽。空气依然潮湿清新,野花野草总是随地而开。生命力依然强盛的这片土地。


家乡有了新的改变。但改变最大的,是我吧。


心开了。最美的风景,就在眼前。最美的旅行,是心的旅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