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09年7月8日星期三

女人的手与她的幸福

最近天气骤变,每逢翻风下雨,我的双手就会隐隐作痛,有时睡到半夜甚至会发麻。可能是家务做得多,常使力拿重物,洗刷抹地等清洁功夫必须经常接触肥皂冷水,我的双手开始步入“主妇症候群”了,干燥粗纹的外表也出卖了我的主妇身份。

我的这双手啊,陪了我这么多年,以前多用来打字,上网,如今却终日干着粗活,怎么能不投降呢?

我自认不是一个当家庭主妇的材料,从小看妈妈干粗活多了,决心长大后不要步她后尘。妈妈是一个大家庭里的大媳妇,每日负责全家饮食,照顾公婆孩子,还得帮忙家族的园丘业务,她的那双手从嫁人的那天开始就没有休息过,历时30多年,全奉献给家人。

出外,我也常会观察女人的手。菜市的主妇们,熟食女小贩,女外劳的手总是粗糙,油腻,手腕也布满青筋。美少女,上班女郎,有钱太太的手则娇嫩滑溜,指甲修建整齐,还涂上色彩鲜艳的指甲油,配上美甲饰物。

而我的手呢?看着那愈发干燥粗糙的手部皮肤,时而复发的发炎部位以及频频发作的发麻酸痛毛病,我竟然有种悲凉的感觉。

从小,我就不必做太多家务,也很少下厨,一双手没有经历太多沧桑。求学时期,我的手多用来应付功课,写散文,写诗,绘画,创作歌词,做手工,摄影,打毛衣。毕业后当记者,握笔的那双手成了谋生工具,在记者招待会上快速记录,在办公室飞快地打稿,写报导,翻译,指挥摄影角度。这双手完成了我的理想,建立我梦想中的事业堡垒,满足我对职业生活的追求。

而今,我的双手每天都得与砂锅碗碟,血红的肉,沾泥的蔬菜瓜果,肥皂液,清洁液打交道。如果不是决定写BLOG,也不会重操旧业,写文章,抒发心情。

问问自己,值得吗?这双手其实可以带我飞得更远,完成更多人生理想,实现自我价值,现在,它们开始发出抗议了?因为从小没有干粗活的练习及经验,纤纤玉手经不起操劳了。或许,它们也为现在的任务有异议?

每次无奈的做家务,脑海里都会浮现那些在结婚生子后,依然可以继续工作,自由出外公干,返家后也不必做家务(因为有女佣及其他帮手)的女性朋友们。为什么别人可以不必为了婚姻孩子而牺牲自己喜爱的事业?为什么别人可以那么好命,婚后不必走入厨房,生了孩子也不必费心照顾,还可以过自由的生活?

同是女人,每个人的际遇却那么不一样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是粗话干多了,心情烦躁,脑筋转不过来,才会发这种牢骚。但是,那的确是我的心情写照,总在很不想做家务,却无法逃避的时刻发作。

埋怨了,家务也做完了。等孩子睡去,我能自由上网,写写文章,内心的正面能量回来了,缺憾的那部分得到满足了,心情也就平复了。我这才发现,写作可以抒发我的情绪,或许,手的写作功能恢复了,所有不满也得到了补偿。

我想,我还是幸福的。至少,我的双手是为所爱的人而服务。如果现阶段照顾孩子,照顾家庭是我最重要的目标,我还有什么理由感到委屈,无聊的和别人作比较呢?比较是没有意义的。

我应该感到更骄傲,这双手不但能够写作,还能处理大小家务,那不是所有女人都能做的事情。

当年,如果不是妈妈的一双手,这个家能有这么圆满吗?我能有这么美好的家庭生活吗?

我必须记得的是,我的手无论在任何时刻,做任何事情,都为了让生活过得更好,让人生的每个阶段过得更幸福美满。

女人啊,妳的手,是让妳幸福的功臣吗?

3 条评论:

annie 说...

我猜你也許坐月子的時候手曾濕水,
所以才會在下雨時酸酸痛痛的,
我偶爾也會這樣的……

Santorini 说...

我是遗传了我妈的体质,她也是手麻一族,应该是血液循环不良,我练气功后已经有改善了,但是因为现在每天常湿水及提重物,还是无法避免病发。

坐月子时不懂啊,因为要抱孩子,所以常洗手。坐月子后身体变得很差,不只是因为坐月子的禁忌吧,是因为工作忙碌,夜里又要照顾孩子,睡眠严重不足长达一年,免疫能力下降。所以,我原本不壮健的体质,反而更差了。为了孩子,女人真的有太多牺牲了!

恩轩至佳 说...

坐月子有很多细节真的不容你不信的。我的手也很干燥。不过,你的贡献比我大,至少你是全职主妇,而我只是周末客串而已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