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09年7月14日星期二

乡下女进城记


10年前,我一个单纯的乡下女生,没有什么人生经验,没有见过什么世面,刚离开大学就进入了这个大城市,开始过我成年后的自立生活。我自认是一个很能适应环境的人,看到令人惊讶的事情也不会大叫,顶多心跳加速,脸上还是能神态自若。

第一次进城讨生活,我投靠表姐。表姐当时工作的地方是Pub,Spa之类的场所,交的朋友很杂,甚至是外人看来“生活很乱”的那类人,但表姐本人很洁身自爱,从没有乱来,是众人的大家姐角色。在那个租来的小公寓借宿,我这个乡下妹,与不同背景的屋友在同一屋檐下,体验了前所未有的文化冲击。

因为,我的屋友,一个是同性恋者M,恋上与他同房的男生D,而D是我室友T的男友。而另一个同屋友S,是被包养的情妇。整个屋子里,背景最单纯的应该是我和表姐,但表姐的故事也很精彩。

M是我人生当中遇到的第一个承认自己是同性恋的男生。他个子不高,五官深邃,样子秀气,是个理发师。交谈几次,他就坦白自己的性向,刚开始我很吃惊,心理有点不舒服,因为没有交上这些朋友的经验。后来熟了,反而觉得自己太幼稚了,M是一个很讲义气,对朋友很好的男生,我们的相处就像是姐妹一样。

认识久了,我和M的谈话内容进入了“限制级”阶段,我这个乡下妹就如上了一堂性向课,对男女,男男之间的感情事开始有了深入接触。

某次M终于说出,他喜欢上D的秘密。因为他们同睡在一个房内,有时还盖同一张棉被,在亲密的肌肤接触下,一些微妙的情感发生在两个男人身上了。D似乎无法抵抗这个同性室友的诱惑,但是,自己的女友就在隔壁啊!难不成自己的性向改变了?最终,D还是装不知情,在人前也继续与女友甜蜜亲密。

最令我尴尬的是,D经常和我的室友T,在我们的睡房内做爱做的事。每次D兴起,就会当着所有人面前,把T拉进房,关起门,大干一番。余下我们苦笑对望,耳朵也对房内传出的任何声响特别敏感。当然,在这个关键时刻,我绝不能敲门进去,破坏他们的好事。

对于性,我并非一无所知,也明白情侣之间亲热是很自然的,但第一次看到这个情景,心里还是很排斥,那是我睡觉的地方啊!片刻后,他们带着满足的神情出房,我总是不敢即刻进房,因为我觉得,完事后肯定会有味道啊!就算后来进房睡觉,也觉得空间散发着一种腥味,再幻想他们会否在我的床褥上干好事?

每次遇到这种情况,M总会同情我的处境:你看,他们都没有顾及你的感受!要玩,也去远一点的地方吧?我知道M是因为妒嫉才怎么说,看着心爱的男人与女人亲热,自己却无法作什么,这是多么痛苦的事情。所以,没事我都不会留在房里,免得破坏别人欢好。而表姐对此事也很不好意思,希望我不要介意。我其实也没有很介意,反正我除了睡觉,留在房内的时间很短。

其实D与T的恋情,得不到女方家长的祝福。T一直隐瞒D的男友身份,因为她母亲一直要求女儿找一个好码头,而D只是一个金铺员工,那老人家也不知道,女儿早已不是纯情玉女了。T就像许多貌美却没有大志的小女生一样,不喜欢工作,只爱靠在男友身上。问她,你以后想做什么?她吸一口烟后说,睡了再说吧。

每次走出小房,客厅总是飘散着浓浓的烟味,因为他们每个人都是烟不离手,我只能走出露台,呼吸一口新鲜空气。周末,也是屋友的狂欢夜,12时,是他们出发到DISCO狂欢的时刻,很多次他们都拉我去。

“去啦,带你去见见世面,看看外面的世界,不要再当老土的乖乖女了!”我每次都摇头,以明天还要上班为拒绝理由。“不适合我啦,你们去!玩得开心点!”接近天亮时分,睡梦中听到吵杂声,他们回来了。D与T这对情侣走路摇晃,眼神飘忽,胡言乱语,M偷偷对我说,他们吃了药,High了一个晚上。而M本人也明显喝多了,浑身酒味。有时表姐也参与他们,但我从来没有见过表姐喝醉嗑药,看来她是众人当中比较特别,也比较清醒的一个。

另一个女屋友S并没有时常出房。因为,她是某男人的情妇,时刻在等待男人的召唤。男人每次来,随便与我们点头招呼就进尾房找S。总要到了隔天中午,才看到S出房,神情疲倦,而男人早已经离去。我好像从来没有看清楚他的样貌,反正不起眼就是了。

经过几次聊天,S向我说了她成为情妇的故事。故事很简单,一开始她很讨厌他,对他一点感觉也没有,但他就是死缠不放,家中妻子孩子都知道了,他还是要得到她。一次她妈妈进院留医,男人细心照顾,给于金钱上的支持,就这样,两人走在一起了。

“我就像被下了降头般,跟了他。”被包养后,S用男人的钱上了一个美容课程,课程没完就不去了。男人也不许她工作,每天只能在家等待他到来或一起出外。我问S,妳爱他吗?“都跟了他了,说什么也没有用。”

但是,我认为S很不快乐。或许说,除了我,这间屋子里的每个人都不快乐,尽管每天嬉笑玩闹,情欲高亢,烟酒不缺,心灵上还是寂寞的。

表姐呢?我认为她也是不快乐的。从小姑姑对她苛刻,无暇管教,她读不成书,20岁不到就飞到日本跳飞机,回国后做美容生意也不长久,来到这个城市只能从事Pub招待员之类的工作。但是本质上,表姐真的很单纯,私生活绝没有乱来。

我这个表姐长得很高,虽然外貌一般,曼妙身材一如模特儿般,很懂得打扮,性情很豪爽开朗,人缘很好,但情路上一直很孤独,可能她那5尺9寸的身高把男人吓跑了。同住后,我才知道她的感情事。

表姐在工作场所遇到了一个男人,对方富有,很有来头,有私人飞机,花钱很爽快,但没有人知道他的背景,看样子应该是从事偏门生意,不排除是否是私会党,也可能有家室了,身边应该有很多女人。他看上表姐,也许是因为她和别的女人不同,特别有个性,不求财,也不求名份,在他身边扮演着一个类似红颜知己的角色。

他经常带她出外,但约会场所都是一大班人。有一次,表姐约会回来后向我透露,那男人带她参加去一个豪华洋房内的私人聚会,里头有许多异族模特儿。那晚的节目重点是,模特儿把身上的衣物一件件除下,任由客人抚摸。。。。

我听了,表面上假装很平静,心里却很惊异,很担心表姐的安危。但表姐及时安抚我说:没有做什么啦,就只是参加Party,我也见怪不怪了!后来,那男人还是没有任何实际行动,表姐与他的关系很模糊,几年后,就再也没有听她说过这个人了。

住了4个月,我终于决定搬家,因为觉得自己与这个圈子格格不入。我不担心自己变坏,因为他们除了爱烟酒及玩乐,都是心地善良,很为别人着想的朋友,我并不讨厌他们,反而很想继续与他们保持朋友的关系。只是,我需要一个更舒服自在的生活空间。

我和报馆的同事到公司附近找了一个公寓单位,终于搬了出去。搬家的事情我没有和表姐说得很清楚,因为她总在天亮时才下班回来。记得我走了几天,表姐才知道我搬了,而我没有即时与她
通电话,她一度生气我嫌弃她的住所,嫌弃她的朋友才搬走。我道歉了,尽管我也觉得,自己好像真的有点嫌弃这个地方。

后来,我断续和M,S等通电话互报近况。M与我的通讯最频密,多年后他仍徘徊在同志圈中,寻找他的真爱。S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,因为怀孕了,不需要再当情妇,与那男人结婚。而那对情侣最后也在家人祝福下结婚了。至于那我可爱的表姐,在寻寻觅觅多年后,从K城流浪到狮城,终于找到她的真命天子,今年注册结婚了。对方人很好,背景干净清白,一点也不嫌弃表姐的工作,我是真的为她感到高兴。

10年了,乡下女生在这个城市一步步走到今天。但第一次进城所遇到的人与事,仍是深深烙印在我脑海里,因为他们,我提早认识了这个城市的另一面。
我可爱的屋友们,希望你们在烟酒情欲以外,寻找到真正的快乐。

4 条评论:

annie 说...

WOW,真是一個不一樣的體驗。。。
若是我,不曉得能不能夠呆下去咧。。。

feiyifan 说...

看得我眼花缭乱!

Santorini 说...

哈哈哈,其实不是很乱,就只是6个同住屋檐下的故事。

我的角色最简单无聊,所以住了4个月就落跑了。其他都是有故事的人,忽然间我很想念他们,我很久没有结交这么有叙述性的朋友了。

幼幼 说...

真的是人生如戏 戏如人生
我之前也住过一间联合国的房子
有泰国人 印尼人 还有中东人 =.="
我和我的室友 那时候刚毕业 找不到房间 匆匆租下来的
后来我们的父母来参加我们的毕业典礼 看到我们住在这种地方 马上下令要我们搬