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09年7月21日星期二

回乡小记之一


我从出生至成长一直住在这条名为新路口的木板店屋区,这条街有我最珍贵的童年回忆。店屋前宽阔的五脚基就是我和邻居小孩玩乐的场所。这条街曾经很热闹,每家店面经营的行业既传统又特别,我家右边的邻居有印度理发店,印度传统杂货小吃店,左边是传统粉面档,传统竹藤编织店,传统中药行,传统裁缝店。。。。而我是一家脚车修理店老板的女儿。

屋后有一个小村,一条小溪,我常常跑去采花,玩水,爬树,溜达,看牛只。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野孩子,乡下妹。现在也庆幸自己的出身是一个乡下妹,因为乡村的童年生活太美好,太纯朴,也太难得。

拍照那天,我带儿子到这条街的一家传统理发屋剪发。那天烟雾弥漫,天气阴沉,拍不出什么好照片,也寻不回过往的情景。这条街已经走入了末路,人事已非,以前的邻居都已搬走,很多店屋也不再开门做生意。属于我的童年街景,已成追忆。




爸妈门前空旷地的野草,傍晚走出去,凉风习习,可以看到晴朗有云的天空,野狗溜达,一大片野花随风摇曳,路人步调悠闲缓慢。

10多年来,爸妈搬了3次家,最后搬到在旧店屋附近的新住宅区。从木板屋,单层排屋,再住进现在的双层排屋,妈妈很满意现在的居所,打算在此养老了。

每一次回乡,我的童年回忆总是一点一点的消散,因为很多原本熟悉的场景都改变了,再也找不到过去的踪影。当然,改变最大的是我。什么时候,我的身份如同一个过客,而非是一个归客。

小时候我常想,这个地方真的好闷,我不愿一生呆在这里,我何时才能离开,飞出去,看看外面精彩的世界。后来我真的离开了,看到外面的世界了,一开始很精彩,很热闹,时间久了也不外如是,在城市里讨生活,我曾经在2年内搬了5次家,成为一个没有固定地址的人,一颗心总是很不踏实,很惶恐。我是一个天生很需要安全感的人,没有安身的地方,再热闹精彩的生活也无法弥补心底的失落。

成家后,总算安顿下来,但这个家也不是我心属之地。生活在这个城市,我越来越觉得心慌,越来越觉得没有安全感,心里隐隐觉得,这不是我久居的地方。

但哪里才是我最后归属的地方呢?一个感觉安全,舒服自在,安心过生活的地方?或许,世界上没有那样的地方?

那天傍晚,我牵着儿子的手,缓慢的走在乡下的路上,遥看天空的云彩,感受那微凉的风掠过肩膀,时间忽然缓慢下来了,一颗心很踏实,很平静,就是这种感觉吧。把步调放慢,把呼吸放慢,握紧身边所爱的人,慢步走,感受脚踏大地的力量,用脸庞感受风的线条,能够这样缓慢生活就够了,无论我去到哪里,那都会是我归属的地方。

我把这一刻牢牢定格在心中,这才发现,心不安,就算去到一个乌托邦也不会安乐,原来最安全的地方,就是我的心。

1 条评论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