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09年7月13日星期一

有你这样一个知心好友


不知道是不是老了,这几年我虽然经历了结婚生子,在某些宁静的时刻,心里总是感到有种莫名的孤单,我想念我的知心好友。

我总觉得,女人到了一定的年龄,需要的不再是爱情。女人到了熟龄,最需要的是朋友,知心的朋友。

我所谓的知心好友,就是见面时不必顾及自身形象,可以无所不谈,就算谈话时忽然出现静默时刻也不觉得尴尬,彼此交换一个眼神就知道对方想什么,不喜欢的事情可以坦白相告,不能告诉男友老公的秘密可以告诉对方,不必经常见面联络,但经常关心对方,在彼此生活上扮演一个偶尔很轻,偶尔又很重的角色。

我从小就是个很外向活泼的女孩,在学校里,我总是扮演那个说话最大声,言语诙谐,引人大笑的角色,以此推类,我应该是个交游广阔的人,反正,认识我的人很多。大学时期,我活跃于校内活动,认识的人也不少,系友也很多,交往多年的笔友也在校园里碰面了,成了真实的好友。踏入职场更不得了,记者的网络更广了,每天都和不同的人打交道,从名人到市井小民都有,朋友应该相交满天下。但真实的我一直很寂寞,手机里几百个号码,竟然连一个可以拨电聊心事的都没有。

此时此刻,当我回想我的知心好友们,都只是一个个淡淡的影子。

我最好的知心是SH,一个外貌朴实甜美,性情温柔的女孩。我们是系友,刚进大学就在宿舍里认识了,第一次交谈已经很投缘。她不多话,很喜欢聆听,眼神总是闪烁着动人的光芒,那神情很沉静,很柔美。我总是说,如果我是男的,我肯定会喜欢妳!后来,另一个系友,P也加入了我们的小圈子,成了3个姐妹花。我们共同度过了人生中最美好的大学时光,那真是一生当中的黄金时光。

两人当中,我和SH因为宗教的关系更投缘。我在大学4年一直走路上学,很多时候,SH是我的司机,两人一起上课,一起赶功课,一起看电影,偶尔还在对方宿舍里过夜,有种类似亲人般的姐妹情。大二那年,哥意外去世,我面对很大的心灵冲击。在许多暗地里流泪痛苦的时刻,SH只是静静听我苦诉,再以充满禅意的答案来解除我心里的忧虑。我仿佛在她身上,找到了一个可以托付的地方。

毕业后,我们依旧保持联络,不常见面,也不常通电话,但每次约见面总是很期待,见了面更觉得愉快自然,恨不得把所有的事情都与她分享。有一次她生日,我们约好在车站等,一起走路去餐厅庆祝,我还买了一些轻音乐卡带送给她当生日礼物。好久没有见到她了,在佛学杂志社工作的她,显得更清丽动人了。在吵杂的大街上,她微笑着,缓缓向我走来,在那汹涌人潮中,那气质更为清雅脱俗。我们安静的走着,说起了近况,说起了她的恋爱故事。她恋爱了,隔了几年后,再一次恋爱,而且是她主动出击。

我有点意外,因为学佛的她在感情生活上是个很沉静被动的女孩,大学时期多少男生追求她,她都不为所动,甚至亲手结束多年的长距离感情。我很想见见这个令她心动的男生,但最后还是没能见到,因为,她在一年后,也亲手结束了这段由她开始的恋情。

那次见面半年后,SH告诉我,她决定参加一个辽国的佛学进修课程,为期3年,希望以后可以更投入推广佛学的工作。我很不舍,因为,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了,这一走,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面。但是,我还是支持她的决定。

饯别那天,我们愉快的吃饭聊天,无所不谈,记得那天的谈话内容很“成人”,谈到了情侣间的亲热课题,她问我对婚前性行为有什么看法?我还很惊异的向她说,没想到你真的长大了,竟然会谈这些课题。那应该是我们最亲密的一次谈心时刻,很多私人的秘密,都向对方说了。我以祝福,告别了她。

SH出国后,我们还有通信。信里知道,她过着很平静,出家似的禅修生活,心态也有了很大的转变,我首次感觉到,她离我越来越远了,我不知道该在信里写些什么,因为我的生活太庸俗,而她的生活太脱俗。

后来有一次,她回国探亲,匆忙在电话中约好与她的男友一起见个面,没多久,又说时间太赶,无法见了。就这样失去联系,有一天再收到她的信,她直言,不知道该写些什么了,因为我们已经生活在两个世界了,以后,可能也不会再写信了。我很无奈。当下觉得,她已经去到了一个境界,一个我无法走进,但可以理解的学佛境界。我心里有几分明白,我这个知心好友,不会再回来了。

在第3年,终于传来了SH出家的消息,我不觉得意外,但是心里还是很感叹。那刻的心情很复杂,该为她高兴,终于找到了人生的方向,放下这烦嚣的俗世,积极推广佛学,那真是很有意义的工作。但另一方面,我失去她了,我失去当年的那个她。

再后来,听说SH再到美国进修佛学课程,去考取硕士文凭,原来学佛可以到如此专业的地步,我只能对她报以无比的钦佩。我们没有再联络,因为我已经不知道在哪里可以找到她。

最近一次的消息是朋友辗转传来的,说她回国了,在槟城某寺庙静修,还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可以联络她,她的法号是传灯法师。

我考虑了很多天,不知道应不应该打电话找她,电话筒拿起来,又放下。几经考虑,我还是没有勇气拨号。因为,我不知道如何开口?说些什么?还有,她还记得我吗?

我相信她还记得我,我们曾经那么要好,曾经度过了那么美好的时光。只是,我们的缘分及情谊,就这到那里了。如果有一天再见面,我会告诉她,她一直是我最好的知心,因为她以后,我再也找不到那么要好的朋友,一种近似亲姐妹的朋友。

到了今天我才明白,人的一生当中,朋友是来来去去的,能够相交多年还有机会坐下来谈心聊天,那需要很深很深的缘分。就如爱情,友情也是无法强求的。我只能等待下一个缘分,有个知心好友,来填补我内心失落的部分。你,是下一个吗?

2 条评论:

annie 说...

見了面又如何?
即已斷了紅塵,又怎麼可能再話當年。
相對兩無言,你應該是不勝唏噓吧?

年少時總相信情誼可以長青,
十幾年以后再回頭望,當時的朋友早已失聯;
偶爾也會覺得遺憾,
但人生就是這樣,
每個人都已有了自己既定的旅程,
只是恰巧在某個時段乘搭了相同的列車;
各散東西以後,在下一班列車上,
一定會有另一些人在等待著的。。。。

*Ah Bii* 说...

Santorini,

我好几天都没有上网,一上就跑到你这里来了,瓦咔咔~

千金易得知己难寻啊~ 能够归类为我的知己好友的也是寥寥无几。读书时期的挚友有些失去联系了,有些一整年才通电那几次,感觉好陌生。我想大家都在忙着过各自的生活。轨道不一样了,方向也不一样了,自然而然地也疏远了。

就像Annie所说的那样,在你未来的日子里,一定会再碰上你人生的另一个知己。一切随缘吧~ ^_^