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09年8月13日星期四

家有幼儿/女儿的妈妈,请看过来


几个月前我和旧友相聚。友人E带着6岁的女儿出席,那小娃儿很活泼可爱,也很懂得说话。在分享幼儿园课题的时候,E跟我说了一件令我震惊的事情。

她说,有一天女儿放学回来告诉她,坐她隔壁的小男生,摸了她的私处(隔着底裤)。E很生气,到学校跟老师投诉,后来老师把小男生的座位调去别的地方,但也没有很认真地跟进此事,包括找来两家的家长互相讨论及道歉。

我问E,妳难道不愤怒吗?E说,当然愤怒啊。可是,老师说校方会处理,我只能教导女儿小心,要保护自己。

想不到连幼儿园都失守了。回来后,我想起自己的成长历程中,也受过这种伤害及委屈,有太多的感慨。

我想每个女人一生当中,都曾经有被陌生人非礼摸屁股,言语上/行为上性骚扰的经验吧!

我生长在乡下,一个传统的家庭。妈妈从小就没有教导我正确的性教育,也没有告诉我如何保护自己。那些在公共场合中被非礼,怪男人当众露鸟的可怕经验就不说了,我第一次被怪伯伯非礼,只有11岁,胸部刚开始发育不久。

当时,我常常跑到邻居家里玩,包括这个外表德高望重的怪伯伯家。有一天我又到了他的店,当时四下无人,怪伯伯如往常般跟我开玩笑聊天,忽然,他趋前,双手往我的胸部抚摸,口里还说,长大了,长大了。。。。

那刻,我惊吓得无法言语。虽然妈妈从来没有教导我何谓非礼,我也明白这是很奇怪的动作。我当下的感觉很不舒服,转身就跑掉了。

这个怪伯伯其实是我公公中国的同乡,两人的感情就如兄弟。回家后,我仍然很害怕,但是,就是不敢告诉妈妈。我心里认为,他们一定不相信的。只是,每次再见到这个我很憎恨的怪伯伯,我都很愤怒,张着眼睛瞪他,但他谈笑自若,没有当一回事。当然,此事过后,我再也不敢到他的店,我害怕那种被侵犯的感觉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这件事情成了我心底的一个秘密。某天我无意中从另一个邻居的口中知道,怪伯伯侵犯女人胸部已经不是新鲜事了,但受害者都选择沉默,因为他是众人的长辈,她们不想把事情闹大。小小的我听了也只有一阵沉默,开始觉得世界上有很多事情是很不公平的。

这件事以后,我也曾经遇到在爸爸的店里,被爸爸的好友,一个马来男人握我的手把玩的经验,那应该属于轻微的,我也把事情告诉爸爸。爸爸沉默不语,只是吩咐我小心一些。

到了我17岁那年,我仍是个性无知的少女。不了解何谓真正的性行为,也不知道何谓真正的性侵,性骚扰。乡下风气保守,我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土包女,性情单纯至极,想法天真简单。

有一天晚上,独自在家的我接到一个陌生男人的电话。对方声音轻柔,很懂得说话的技巧,让我傻傻的跟他聊天,无法把电话挂上。他说,他是医务人员,从学校得到我的电话号码。他可以通过电话聊天,义务帮我检查身体。
他的说法是,他诊所的医药设备可以连接电话线,通过对话就可以检查我身体是否患病。很荒谬是吧!可是,白痴的我,不知道是否中了他的迷药,竟然相信了。

于是,他一周打来几次,都是挑晚上,我独自在家的时候。我不知道这个男人是否认识我,但他似乎能够掌握我在家的情况。

几次交谈后,对方说我身上有病,需要治疗。我听了觉得很害怕,六神无主。而他也很懂人心,他细心安慰我不必害怕,也不要告诉父母,让他们担心,只要乖乖听他的话,我的病就会好。于是,在一次通电中,他说,今天可以开始“治疗”了。

那才是他最终的目的。他确定我家里没有其他人后,吩咐我把门窗关上,然后,跟我说,妳现在可以解开衣服,自己用双手按摩妳的胸部,再按摩妳小便的地方。。。

我承认我很白痴,那时候,我根本不知道,那就是性行为的一种,对方是要把我当作性幻想对象。当然,幼稚的我不明白,也不知道那些“按摩”程序如何下手。那“治疗”的过程,就在我说:“我不懂,做不到”而草草结束了。但那男人还不懂得收手,他告诉我,我的医药报告出炉了,他可以约在一个地方把报告交给我。

挂了电话。我开始有一刻清醒,感觉很不舒服,我知道自己被骗了,是从那刻开始才意识到,我是被骗了。但更担心的是,我是否真的患病。我痛苦挣扎了一天,第2天晚上,终于冲进爸妈的房,大哭的向他们求救。

妈妈从来没有看过我这么失态,慌张的问我:什么事情,难道,妳。。被强奸了?不要吓妈妈!

我把陌生男人通电的事情告诉爸妈,但没有很仔细的说明“治疗”详情。只见他们舒了一口气,极力安慰我,说我是被人耍了,被骗了。第2天,他们立刻带我去做身体检查,确定我很健康,我这才舒一口气。

在爸妈的劝慰下,我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。我在家里等待对方再次来电,决定狠狠给他一个教训。终于,某天晚上,就在我独自一人在家的时候,对方来电了,他问我是否要见面,把报告交给我。我狠狠骂他一顿,还说我已经报警,警方就在我身边,也掌握了他的身份及行踪。他一听,立刻把电话盖上。这件事情就这样结束了。

只是,它还是对我造成了影响。后来,当我从小说,电影中接触到了那些男女亲热的画面,我才知道,当时的我被性侵了,虽然只是隔着电话的精神侵犯,但足以对我造成伤害。我更后悔为何当时没有报警,把这个变态男人绳之于法。此事以后,我变得更没有安全感,经常患得患失,担心自己有一天会患有绝症,也害怕和陌生异性靠得太近。

随着年龄增长,我接触的事物多了,才渐渐明白性侵的严重性,更了解自己作为受害者并没有错,错在于这个封闭的社会,错在于父母自小没有给孩子灌输正确的性教育,让很多受害者只能躲在角落无助痛苦。

我的经验算是轻微的,因为我的身体没有真正受到严重侵犯。但是,那种被侵犯的经验是真的很难受!它会让一个女人感觉自己的身体是脆弱的,不安全的,必须时刻做出抵抗。

今天我把这些难堪的经验公诸于世,不为什么,只为了那些可怜的幼儿/女孩们。当然,今天的我已经不再被这些经验所困挠,它让我意识到性教育的重要性。我只是为那些无辜的幼儿,特别是小女孩担心。

我那个时代的资讯传送并不发达,乡下风气也比较单纯,但还是无法避免发生性侵犯的事情。现在的时代不同了,错误的性资讯随手可得。小学生谈恋爱的例子也比比皆是,在资讯爆炸的时代,身为父母的我们,有没有好好的想一想,应该对孩子实施怎样的性教育,教导他们如何保护自己,也不能在无意中伤害他人?

当4岁的儿子问起我关于怀孕的事情,我以爸爸的虫虫遇上妈妈的蛋蛋,就能长出小宝宝回答。但是,儿子问,那爸爸的虫虫如何找到妈妈的蛋蛋呢?

我家的性教育暂时停在这里,因为我仍在思考如何用最恰当的方式去解释。于此同时,我很严厉的告诉儿子,他以前喝母乳的地方,以及男生和女生小便的地方是不可以拿来开玩笑的,不可以随便乱说,更不可以随意抚摸自己及别人的器官。

家有幼儿/女儿的家长们,记得要看好自己的孩子,教育自己也教育他人。

6 条评论:

yuncas 说...

說得對!我曾經也歷經過這樣的事情,當時心情是真的很憤概!!雖然我只是被摸過腋下而已啦!但是我還是受不了!!

annie 说...

San,
我也有過一些被人非禮的經歷,還蠻多次的,找一天我也要寫下來……
我聽說過,小男孩也會被非禮的,所以我常跟我兒子說,不要給人家模你的下體,你也不可以去摸人家的;親親的時候我還每一次都要提醒他,只可以跟媽咪這樣哦~
原來不是生女兒的會煩,生兒子的也一樣呵~

Santorini 说...

Yuncas,受不了就要说出来,给肇事者一个教训。我错在太无知胆怯,不知道往后的受害者还有多少!

安妮,你应该写出来的,给人一个警惕啊!

这年头啊,男生女生都一样会面对被非礼/性侵害的风险,报章刊登的新闻只是冰山一角。当父母的可要担心一辈子。

我觉得这个国家对性教育的醒觉很低,记得以前念生物课,有关生理常识,性器官的那页,老师都不敢教,只是叫学生自己温习。

很多中学生连自己的生殖器官长得如何都不懂,但却意外令别人怀疑/自己怀孕了。只能说,性教育这条路何其漫长,难道要出事了才来补救吗?

我现在已经开始幻想,儿子长大后,我是否应该给他准备避孕套!

rachel yee 说...

我家有两位小女孩,我都会教她们私处是不可以让别人摸的。如果有怪叔叔,就一定要告诉妈妈。

阿比雅雅 说...

感谢你的分享。
我中学的时候被家里寄住的表舅(大我两三岁)夜里趁我睡得很沉的时候非礼胸部,次数应该不少,直到有天半夜醒来才发现,那时自己还不敢出声,只傻傻的继续让他摸,真恨自己的无知啊!!!
后来我跟我妈说,她也只能为我房门弄个栓锁门(有意让表舅知道她知道了),然后继续收留表舅。。。我很生气,后来都不跟他说话,可是其他家人认为我很小气,为了某件小事不跟他说话,知情人只有我妈(也去世快20年了),连我最亲的姐姐到现在还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。
他中学毕业离开后我已经有20年没见到他了,可是还是恨自己为何那么傻。。。

Santorini 说...

阿比雅雅,不必恨自己。错在于那个凡事提倡小事化小,处处哑忍的年代。

我也一度很不明白,为何长辈们会把这样的事情视为小事?难道要真正侵犯了才算大事吗?

对受害者来说,这决不是小事,是无法忘记的难堪片段!而且反而要比加害者更为难过,甚至后悔自己为何不懂得反击。

我不知道那些侵犯女孩的男人们,到底有没有丝毫的悔意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