网页浏览总次数

2009年8月14日星期五

曾经有这样一个星期五



18岁的星期五应该是这样的。清早起床,还能看到最后一颗星星消失在未亮的天空。喝杯美禄,骑上我的铁马,迎着清风上学去。

我的早餐吃什么呢?学校食堂的甜面包,面条汤,糕点?记不起来。反正滋味一般。就像那淡而无味的备考日子。那年的日子很无味,我的人,心及脑袋都不属于理科,却背着这个包袱走了两年。

而且,那年我没有喜欢的男生,压在心里的苦闷无处释放。放学后,爸妈如常在店里忙。我常常独自一人回家,随便烫个快熟面吃了算。趁着4点钟的数学补习班之前,愉快的游走在小说散文流行歌里,或对着墙上的黎明及张信哲海报发白日梦。

我知道自己的未来很危险了。最后一刻还是向现实低头,放弃报考化学,改考美术。结果,放榜一看,我只有一科A,就是从未真正上过一堂课的美术。奇怪的是,我竟然笑了。

28岁的星期五呢?我已经离开大学3年,进入新闻界,完成了当年不敢奢望的理想高峰。那年的工作很忙,工作时间可以从清早8时到晚上11时。星期五是每周最忙碌的一天,必须完成周末两日的节目内容,再筹备下周的访问行程。

但我的早餐从未缺席,我是一个无法空着肚子出门的人。28岁的早餐吃什么呢?面包,还是面包。便利店的白面包,超市的葡萄面包,西饼店的红豆面包,配上一杯甜咖啡。有时吃了半个面包,另外半个藏在手提袋内,方便在开往访问地点的途中吃。

至于午餐,已经不在我的控制范围中。经常是记者会过后的酒店自助餐,有时是路边小摊位,更多时候是挨饿回到公司,一边赶稿一边啃下难吃的食堂饭盒。星期五下班后,就是一周最美好的时光。工作完成,周末在望。一个大城市里的单身女郎生涯,我承认当时的我是很快乐的。

现在距离我的38岁还有一段距离,但我相信不远了。30岁过后,岁月的脚步会越走越快。这一秒还在担心眼角皱纹,下一秒,那逐渐成型的笑纹霸道的住在脸上,提醒我从今天开始不能再随意大笑。

我的早餐变成一个更重要的任务。奶油软面包高糖高油,少吃。咖啡喝多伤身,戒掉。煎炸食物含反式脂肪,不吃。杂粮高纤全麦面包进来了,无油全麦饼干也来了。当照顾口味已经变得不重要,我的早餐要如何令我快乐呢?

这个星期五,找来熟悉的番薯内陷软面包,喜欢那圆滚滚的模样,想要重温那软绵的口感。但是,直到午餐之前,还是无法吃完它。是太久没吃了,还是面包放久质感变了?最后,剩余的部分安静的躺在垃圾袋里。

早餐令我太不满意,午餐决不能随意。榨菜萝卜肉碎青菜天使面,不可能出错的组合,为这个星期五的上半场写下完美句点。

于是我发现,今天的我终于能主宰我的三餐,自由的在美味/营养/享受/填肚子之间做出选择。

经过了失落与快乐,低潮与高峰,我终于,能够过着安乐茶饭的平淡日子了吗?

2 条评论:

annie 说...

我的高中也和妳一樣,因為學校里的文科生總給人壞孩子的印象,所以我選擇了理科。高級數學總是徘徊在四分至八分之間,最了不起的是十二分;物理和化學雖然及格,也僅僅是及格而已,其實不太懂老師在教啥;生物還蠻有趣的,還遇到了一個很好的老師,所以和歷史科一樣考了A2;我是背書厲害吧我想,唯一沒有讓自己失望的是中文真的考了A1,這是我目前為止最驕傲的事了,呵呵。
我喜歡你說的:當時沒有喜歡的男生所以苦悶無處釋放。說的真好。難怪我的中學生涯從未感覺苦悶,因為我喜歡去靜靜的喜歡一個男生,呵呵。那是多麼美好的歲月,偶爾懷想也很好呵。那時我最愛聽歌,跟妳一樣,狂聽張信哲,狂抄歌詞,美其名是為了練字,呵呵。
偶爾想起從前,心情也愉悅了。
失落與快樂低潮與高潮,它們不會走的,也許還在前方等待;安樂茶飯和平淡日子,不就在當下嗎?反正人生起落是平常事,所以總歸要以平常心過日子的。

Santorini 说...

安妮,我对SPM最失望的是,华文只拿C3!很失望,理科已经不好了,语文课还是考不好。

那年的确不开心,觉得自己的能力没有地方展现。哎,都过去了,SPM考得不好也是好事一件,它让我更努力走后来的路。想着想着,我忽然想好好写写这些经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