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我

我的照片
Pulau Pinang,槟城, Malaysia
热爱文字与大自然。 长期投入访谈,文字与咨询工作。 善于聆听人心,善于发掘每个人的亮点。 助人从情绪中认识自己、活出真实的自己。 推广"自我疗愈,自我赋权"的生命教育。

Simply Joy Studio

巴哈花精情绪咨询与工作坊(线上进行),蜕变游戏工作坊(单人或小组,线上进行),FCP组织蜕变教练指导,询问:016-2852025
电邮:bachflowerpenang@gmail.com

2018年7月27日星期五

乌云后的阳光-花精咨询后续


花精咨询两周后再见到女友,她身着精致晚装快步走来。

她笑容灿烂,浑身充满活力,之前的忧郁低落一扫而空。

我当下微微的吃惊。

这对比也太大了。

奇特的是,当事人并不自觉。

只是娓娓道来这些日子的改变。她去了一趟自助旅行,全然转换身心能量。

之前屡次找工作不得,没想到心态放松后,新工作竟然自动出现。之前苦求执着的,原来可以如此不费力的来到眼前。

人生由暗转明,终于明白自己真正渴望的是什么,今后要努力经营什么。

有些个案确实会让我深深体会到自性本足的力量。

在整个过程中,真正帮到她的,其实是她自己。

当她决定要接受咨询、承认自己的情绪感受、为自己的人生负责,疗愈与改变就开始了。花精与咨询师扮演的不过是一个启动的角色,后续的决心与坚持,全靠当事人。

人生中,有些看似跨不去的难关,背后都隐藏着一份珍贵的礼物。

女友笑说,未来或许充满挑战,但是,自己愿意去面对。

若没有当初的低落与沉淀,又怎么有今天的坚毅与信心?

花精咨询路上,这些彰显生命力的美丽身影,总是让我有许多的感动、学习与感悟。

心中升起了淡淡的喜悦。

并提醒自己,更坚定走着接下来的路。

即使方向还不明,想起这些坚毅的身影,会让我有勇气去面对更多的未知。

2018年7月12日星期四

面对忧郁,找回重新出发的勇气(巴哈花精咨询)


友人来做花精咨询。
跟她住得近,但不是很熟。
印象中她是充满活力,能量满满的女强人。

今日的主题是忧郁。
外表活泼开朗的她,原来承担着如此沉重的情感与课题。
更甚的是,心里的苦楚找不到释放的出口。
痛苦时,孤军作战的感觉加添了失落。找人诉说,得到的回应却让人更失落。
“妳怎么了,不要不开心!”
“不要自寻烦恼,看开一点,知足常乐。”
“看妳很活跃,事业有成,生活精彩,妳也会不开心?”
“转念吧,妳比很多人幸福了。。。。”
当一个人深陷情绪与精神上的苦楚,这样的话语无疑让人更难受。
仿佛不快乐的自己是不被喜欢的,负面情绪不应该存在,负面想法更应该即时歼灭。
每个人一生当中,肯定有失落悲伤、忧郁迷茫的时刻。
有人可以走出来,有人不。
这个时候,若能找到抒发的方式、可信任的倾诉对象,就像在黑暗中看到曙光。

我天生就是容易忧郁的体质,对于陷入忧郁时的精神与身体状态,特别感同身受。
有时也找不到忧郁的原因。郁闷,无力的感受却如此清晰。仿佛与世隔离,独自承受着不被了解的痛苦。
陷困的人最需要的是,有人能以对等的姿态来对待自己。
不批判、不预先去给意见、只是安静去聆听理解。

投入花精咨询的学习,我持续自我提醒的是,我是一个陪伴者/引导者,与个案处于平等的地位,没有谁比谁强。
我们在咨商的桌上,共同探索情绪,看看问题的背后是要自己学习什么,看看失衡的部分是欠缺了哪些正面特质?
让对方知道,每个人内在都有疗愈的能力,每个人都具备独特的美善特质。
一切的发生都是成长的契机,回归真实的情绪,才能重获心灵的自由。

这次咨询得到的感悟是,人会陷入忧郁状况,除了长期压抑情绪感受,找不到释放的出口,有时是要逃避眼前的人生课题。
忧郁,表明了自己没有能力、也不知道如何面对眼前的课题。
然而,忧郁的同时,或许可以尝试去看见,低落无力也意味着自己正在保存能量,储备着面对问题的勇气。

如果生命是一条曲线,忧郁就是一段中场休息时段。
允许自己安静沉淀、好好充电、照顾好自己,才能有更大的心力去面对及解决问题,并开展下一段旅程。
交谈后,我给友人调配了花精。
她离席前说,下次要相约一起喝茶吃蛋糕。
阴阴的天出现了一丝阳光。
我们,相视而笑。



**适用于忧郁情绪的花精:
Mustard芥末:无来由,没有原因的忧郁、沮丧与低落。帮助疏解忧伤感,重拾喜悦。
Gentian龙胆:知道原因的低落沮丧,因受挫而意志消沉,悲观消极、自我怀疑。帮助疏解挫败感,重拾信心与希望。
Gorse荆豆:彻底失去信心,调入绝望的情绪,觉得人生彻底无望。帮助疏解心灰丧志的情绪,摆脱绝望的阴霾。
Wild Rose:活得行尸走肉、听天由命,没有热情活力,不想改善生活状况。帮助重拾对生命的热诚与热爱,重拾喜悦与充实感。
Sweet Chesnut:遭受极大痛苦,身心灵濒临承受的极限,掉入深渊谷底的感觉。帮助疏解极度痛苦忧虑的情绪、抚慰心灵,重拾希望与信心。

花精咨询与预约请联系:bachflowerpenang@gmail.com

2018年7月5日星期四

做自己的疗愈师--巴哈花精简介

Add caption

生活里,一定有这样的时刻:失落、焦虑、担忧、迷茫、愤怒、感伤。

困顿的时候走出去,看看阳光下的天空、大树、远山、大海、溪流、花草,紧绷的心会逐渐得到舒缓

自然界以温柔宽大的力量陪伴着人们,从头脑的烦思落入单纯的心。

接触花精以前,我就很喜欢亲近大自然。经常在大树下,花圃旁得到满满的心灵滋养。没想过的是,花的能量与人的情绪竟然可以产生共振。花卉的生命意识原来可以唤起人的正面特质,平衡负面的部分,更认识自己,接近自己的本质。

翻开花精的历史,背后的灵魂人物--巴哈医生的人生故事更是深深的打动了我。

巴哈花精(Bach Flower Remedies)是由英国医师,同时也是细菌学者、病理学者、同类疗法医师--爱德华巴哈(Edward Bach)博士于1936年研发与完成。这是一套由自然而生的精华,从植物与山泉水制作出来的38种花精,能够帮助人们处理日常生活中所感受的各种情绪状况。


巴哈医生从小直觉力强,热爱大自然,立志找到对人类简单无害的治疗法。早期的医学事业很成功,曾在大学医院(University Colloge Hospital)及国立戒疗医(National Temperance Hospital)院担任医师,后来经过一场大病康复之后,他在伦敦哈雷街开了一家业务繁忙的诊所。

巴哈医师年轻时就发现人的个性与态度会影响健康状态,学生时期就把病人当研究对象,而不只是研究病症。随后他得到了一个结论,当一个人生病的时候,病人的个性比疾病症还要重要,在治疗的同时也必须把病人的个性考虑进去。

巴哈医师后来对传统医疗的有限功效,以及只注重治疗病症而不是疾病的根源越来越不满意。他相信有效的治疗必须处理疾病的起因,于是决定深入研究免疫学,于1915成为大学医院的助理细菌学家。

30岁那年,他罹患重病,被宣告生命只剩3个月下定决心在有限的生命完成使命,更投入他的研究工作,最终得到痊愈。他因而深信,拥有明确的生命目标,追求及依循人生志业对个人的精神与健康有非常重要的关联

43岁那年,他舍弃医师的名誉地位,结束诊投入大自然研究植物花卉1930年的某个清晨,巴哈医生在原野中散步时,从植物上的露珠得到灵感。他发现花瓣的朝露经过阳光蒸发后具备治疗能量,启发他用纯水制作花精。

1931年,巴哈医生出版“自我疗愈”一书,传递了一个重要讯息:人会生病是因为个体与自我灵性不协调的结果。疾病是错误思绪和错误行为的结果,只有思想和行为都正确了,疾病才会消失。当我们从痛苦、折腾和忧伤中学到教训时,疾病已经没有存在的必要,自然就会消失了。

1930到1934年间,巴哈医师一直待在英国诺福克海边的(Cromer)克洛马持续寻找与制造花精,并成功用这些花精来治愈病人。1934年,他搬到伦敦郊区伏龙山(Mount Vernon)的小屋,也就是今天的巴哈中心(Bach Centre)。他继续工作与写作,治疗临近的病人们,并继续寻找花精。每找到一种花精前,他都会历经精神上与身体上的很大痛苦,直到找到某种植物来解除状况。

除了工作,巴哈医师也进行演讲,并训练助手继续他的工作。当第38种花精与复合花精出现后,他知道这套系统已经完整,可以涵盖人性所有层面及疾病背后所有的负面心态。

1936年11月底,巴哈医师在睡眠中安祥辞世,他的人生任务已经完成,他将接下来的工作与责任托付给受训过的朋友与同事。至今英国巴哈中心仍积极参与花精咨询与教育,并制做花精的母剂。受托付者负责守护巴哈花精的三大传统:

“单纯,简单,完整。”

我极力推介巴哈医生的“自我疗愈 ”一书,记得首次阅读即多次受启发及感动。他的一个重要理念就是 "自我疗愈" 的观念他认为每个人都有疗愈自己的本能, 每个人可以自己的医生或疗愈师, 而这个自我疗愈能力存在于我们的心灵

疗愈是心灵成长和转化蜕变的过程, 唯有自己才能启动自我的疗愈的转机只要我们有自觉力,内在的自愈能力能运作

花精咨询与预约:jeanng1120@gmail.com

難以適應新的變化?容易被他人或外界影響?你需要胡桃花精

2023年第一天,竟然失眠了。 微微的焦虑着。 昨晚跟家人朋友互道新年快乐后,直言今年会是充满变动的一年。 想起儿子今年将会离家深造,女儿升上中学,自己处于更年期阶段,身心状况与心态上都出现非常大的改变,一时之间,有一种不知如何面对之感。 前天跟好友聚会,我分享说2022年经历了...